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情感小说  »  老婆和她哥
老婆和她哥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1204拍福利视频大尺度,亚洲 欧美 日韩 一区,日本av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1)

聽到大舅哥要來的消息,我便故意撤掉了客房的床,不為別的,只為了這樣一來,他就有機會和我們夫妻睡一張床了,那麼我渴望老婆和她哥哥亂倫的願望就有可能實現了。開始並沒有和老婆溝通,但我猜想她心裡也多少起了疑心。晚上,我們三人少喝了一些酒,等到就寢的時候,我裝作恍然大悟狀,說道:「忘記了,忘記了,客房的床被單位小李借去用了,大哥,要不你就和我們在一張床上將就一宿吧。」

「不用了,我還是睡沙發吧。」

「那怎麼可以呢?要不我睡沙發吧。」兩人謙讓起來,老婆也說她要睡沙發,最後三人謙讓的結果是,誰也不睡沙發。

「反正都是一家人,要不咱們三個在一床擠一宿吧?」老婆最後說道。大舅哥不好再推辭,於是取來被子,三人並頭睡,我故意借口睡不慣中間,讓老婆在中間睡,這樣,她就挨著她哥哥了,躺下後,很長時間誰也沒有睡,靜靜的,我趁來回翻身的機會抱住老婆,用手撫摸她的乳房,老婆的氣息有點粗,她哥不知是真睡假睡,起了鼾聲,於是我和老婆脫光了衣服,我用手開始摸老婆的屄,老婆聽到她哥似乎睡著了,膽子大了點,嬌喘聲帶了點嬌聲呻吟,一邊用小手握住我的雞巴來回擼動,我手指探入陰戶,感覺老婆濕了一大片,心想機會差不多了,就借口說累得很,翻身欲睡,老婆已經動情,但有哥哥在旁不好意思向我求歡,見我收手,也只好作罷,但一隻小手卻抓住我的雞巴不肯放手,我知道老婆現在身子一定癢得很,小屄一定倍感空虛,渴望雞巴的插入,偏偏不能給她,我心道:「老婆,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對不住了,我也是為了讓大哥他能有機會佔有你這做妹妹的身子啊。」想到這,我故意推開老婆的手,小聲說:「老婆,你往那邊點嘛,好擠啊。」邊小聲說,邊把她往她哥哥那邊推,老婆這時慾火中燒,但還發作不得,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心裡一定別提多癢癢了,我這個老婆是很騷的,這點我是瞭解的,我想今天這樣的條件下,如果她哥要肏她,她一定不會拒絕的。想到這,我在她耳邊小聲說:「老婆,你想要雞巴了吧?」「嗯……」

「那讓大哥肏肏你吧?」平時我和老婆經常玩角色扮演遊戲,也曾經我扮作大舅哥肏她,而她高聲叫著她哥的名字達到高潮,(想起那時候,我一邊肏老婆的屄一邊問:「誰肏你呢?老婆。」「是哥哥啊,是哥哥肏妹妹的屄呢。」「哥哥是誰呀?」「哥哥是孟剛啊」「那哥哥孟剛肏妹妹誰的屄呀?」「啊……哥哥孟剛肏妹妹孟玲的屄呢,肏的妹妹爽死了,啊,哥哥啊,孟剛的大雞巴肏妹妹孟玲的小屄好美啊,好爽啊……和哥哥亂倫的感覺好爽啊,老公!」我們經常這樣假裝老婆和她哥哥亂倫性交的場景,每次都覺得老婆特別的浪,水特別多,特別容易高潮,事後又羞澀不已,我想時間久了,作為一個女人肯定是有了和她哥哥亂倫的渴望的)這時聽我這麼說,害羞的聲音都顫抖了,「你要死啊,真的要我做啊?」

「真的,老婆,把我們的夢想變成真的吧,求你了,去吧。」

「恩……我不嘛,老公,這可真是亂倫啊。你讓我……做呀?」

「機會難得啊,老婆。」小聲說完,我小心地掀開大舅哥的被子,把老婆光溜溜的胴體推進去。老婆一看已經如此,無法再拒絕,況且慾火正炙,只好假裝睡迷了,鑽進她哥哥的被窩,嘴裡小聲喃喃著夢囈:「嗯老公,抱我嘛!」呢喃著,翻身衝著她哥,玉臂和玉腿都半搭了上去。呵呵,反正是半夢半醒,人對自己的行為也不太清醒,即使抱錯了人,也有借口,她哥也沒法怪她,我暗讚老婆此舉聰明。就算被拒絕也留了退路,不至於令自己顏面掃地。

 

我翻身下地,嘴裡嘟囔著:「這酒喝的,上趟廁所。」起身下地出門,卻不去廁所,只是在門外監視著,我剛一出來,就見老婆已經和他哥摟在一起了,他哥假裝翻身,嘴裡假裝夢囈著什麼,卻有意無意地把個妹妹的身子抱住了,我一看,心裡一寬,看來她哥根本就沒有睡,只是在裝睡,摸到了妹妹如花似玉的身子,也是按耐不住春心了!老婆這時只是不睜眼,嘴裡呢喃著:「老公……」便和他哥抱在一起親暱起來,兄妹倆又是親嘴又是撫摸,他哥倒也聰明,嘴裡也是夢囈著大舅嫂的名字:「啊,麗梅……」(彷彿都是在夢中,那麼所作所為就屬於身不由己了嘛!)這倒也是兄妹互相遮羞的方法。

老婆的手伸進了她哥的褲衩,一把握住了她哥的雞巴,那大雞巴不知何時已經變得奢稜露腦,又粗又大了,她哥則俯身抱住妹妹的細腰,嘴巴含住那迷人的乳頭吸吮,吧唧吧唧有聲,大手在妹妹光溜溜,軟綿綿的屁股上來回的摸!老婆翻身便騎了上去,一下脫了他哥哥的褲衩,濕淋淋的火熱陰門將勃起大雞巴龜頭頂入,屁股一沈,整根大雞巴全部插入陰道,然後兩人快速地翻滾著肏了起來!

看了一會,我想我也該回床上去了,一來可以近距離感受他們兄妹亂倫的刺激,二來門外也有點冷,於是我故意向遠走開幾步,大聲咳嗽了幾聲,假裝剛剛如廁回返,推門進屋,只見兩人已經分開,她哥臉朝牆假睡,老婆臉朝向另一側,我裝作若無其事地上了床,手伸到老婆的胯下摸了摸,老婆瞪了我一眼,去推我的手,我衝她曖昧地一笑,便扭頭裝睡,一邊用屁股往那邊拱她,示意她可以繼續搞,過了一會,我便打起了「呼嚕」。

然後我假裝翻身,臉衝著他倆,半瞇著眼睛邊打呼嚕邊暗中偷窺看他們怎樣做愛。

過了一會,看看我可能是睡熟了,兩人又湊合到了一起,這回大舅哥側身搬住了老婆的屁股,小心地把雞巴從後面插進她妹妹的肉洞,我知道這樣插要求雞巴必須是很長的才可以,否則容易脫漏,可是只見他聳動屁股連連抽送,並沒有脫出的想像,心想他的雞巴倒是很長啊!他肏的很小心,盡量不發出肉體撞擊的啪啪聲。老婆面衝著我,知道我沒睡,卻不方便看我,但被她哥肏的舒服了,呻吟聲卻大起來,他哥哥看不到我,我就用手去摸老婆的奶子,老婆看著我眼神示意不要我那樣,怕被她哥發現了,我摸了幾下,衝她笑笑,便收了手,繼續觀戰,又有一會之後,她哥看我不醒,膽子漸漸大了起來,把老婆壓在下面,採用男上女下體位抽送起來,這時我聽到他嘴裡已經不叫麗梅,而是興奮地叫著妹妹的名字:「玲兒啊,妹妹,啊……」

老婆也興奮地叫開了:「哥哥,啊,啊,啊」只是聲音都是不出聲的,只有在身邊才聽得到。兄妹肏了幾百下後,在他哥哥一陣粗喘聲中,屁股連連聳動了幾下,顯然是射了精,射進他妹妹的子宮裡,老婆不知何時準備的手絹,高潮之後雞巴抽出,老婆以手絹擦拭了她哥的雞巴和自己陰道流出的精液,她哥倒是憐惜地抱著自己的妹妹安撫了好一會,又是親又是撫摸的,令我也感到十分欣慰,哥哥十分疼愛妹妹的,老婆在他哥的懷裡有些發呆,「哥,」說了句哥,也不知道下面要說什麼,就依偎在他懷裡不動,這樣過了會,老婆下床去衛生間清洗,他哥也跟著出去了,我急忙跟過去看見衛生間的燈亮了,浴霸已經打開熱風,老婆在洗下體,他哥哥手裡拿著蓬頭在伺候老婆沖洗,一會又換了老婆拿蓬頭給他哥沖洗雞巴。兩人小聲在交談著什麼?一會,老婆露出笑容,似乎他哥逗她開心了,她用手去推他哥一把,他哥乘機又把她攬進懷裡親暱,老婆便依偎進他哥的懷裡,手攥著他的雞巴輕輕地把玩著,,他哥低頭吻住老婆,兩人親了一會,看看身上干的差不多了,就相攜著走出來,我急忙回屋上床鑽進被子,不一會,兩人上床各自躺好,這回大家都真正的進入了夢想。

第二天早上起床,大家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是老婆在我和她哥的面前有些面紅耳赤羞答答的感覺,簡單吃過了早餐,他哥哥就告辭了。送走了大舅哥,我看老婆的臉紅紅的,眼眶有些濕濕的進了臥室就躺在床上了,我跟著進去,在身邊躺下,溫柔地把她抱住,老婆轉過身來,眼睛紅紅地看著我,我在她的嘴唇上親吻著,小聲問:「怎麼了?親愛的?」老婆說道:「老公,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

「說什麼傻話呀?」

「我昨晚那樣了,你還會愛我嗎?老公?」

「哪樣了呀?老婆」我故意裝傻,看老婆怎麼反應。果然老婆給我一拳,罵道:「昨晚上的事啊,你是豬啊?裝什麼傻呀你?人家……人家都和哥哥亂倫了啦……」

「哦,原來是這個呀,我當時什麼事情呢?這有什麼的呀?你放心,老婆,這件事一開始就是咱們倆都商量好的嘛,我怎麼會怪你呢?相反,你為了我做出這麼大的犧牲,老公感激還感激不過來呢?我要是因此看不起你,那我成什麼人了?不成了過河拆橋、說話不算了嗎?你說是不是?」

老婆聽我這麼說,破涕為笑:「就是嘛,都是你,害的人家做出這種事情來,你最壞了。」

聽到女人這麼說的時候,就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在怪男人,而是在撒嬌了。

「那你說說,昨晚上的事情是不是特別刺激?」

「哼,反正都怪你,把人家往別人懷裡推。」

「那你說刺激不刺激呀?再說大哥也不是外人嘛,這回終於幻想成真,你也不感謝我呀?呵呵」

「感謝你個鬼呀,你這死色鬼,你倒是滿意了,人家可是背上了亂倫的罪名呢。」

「那你怎麼不說也享受到別人沒享受過的極樂了呢?不過說真的,你哥的雞巴怎麼樣啊?是不是很粗很長啊?跟老公比怎麼樣啊?」

老婆聽了,笑罵道:「你這個豬,原來你跟蹤我們呀,我可告訴你人家還沒調整過來心態呢,你就知道問這個,沒人告訴你!」

我抱過老婆親了個嘴,笑道:「還調整什麼呀?老公支持還不夠啊?這最關鍵的人都調整好了就行了唄,還有啥調整的呀,嘻嘻。」老婆禁不住我的開導和軟磨硬泡,終於悄悄告訴我說他哥的大牛子可粗可長了,肏得她深入子宮,別提多刺激了,我又問她在衛生間和她哥說了什麼,還說笑了,老婆笑道:「你還自作聰明呢?其實哥早就看出來你昨晚想讓我們兄妹倆亂倫,故意安排咱仨睡一起,給我們創造機會,還說你這人好、大公無私,以後要好好報答你呢!」

「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報答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嘻嘻,看你那王八樣吧,大哥可說了,想學你,也製造機會給你和大嫂撮合到一起呢,那樣的話以後大家就誰也不欠誰不說,還可以增加許多生活的歡樂呢!不過,既然我老公這麼不要報答,那這事我看就算了……」

「別別別,嘻嘻,大哥真是這麼說的嗎?我倒覺得好意應該領,不領也不好……」

「嘻嘻,看你那色樣,怎麼,想大嫂了呀?咦?你這傢夥不會是為了搞大嫂才在昨晚把我和大哥往一起整的吧?」

「那怎麼可能呢?我哪知道你們哥倆說什麼呀?」

「那倒也是啊,不過你可不許自己搞大嫂,要搞也得經過我和哥批準……」

「遵命!老婆大人,呵呵。」

「嘻嘻,你幹什麼?人家身子還累著呢?」

「不管,現在不肏你,我就得憋壞了,我要接著你哥的牛子,肏肏他漂亮的小妹妹!」

「不要啊!……」

(2)

當老婆當著我和她哥哥的面脫光了全身的衣服時,那玲瓏剔透雪白皮膚和凹凸有致的優美曲線立刻展現在我們這兩個色狼面前,我看到她哥看到自己小妹妹的裸體,眼睛睜得通紅,貪婪的目光仿佛已經在妹妹的身上撫摸著了,老婆第一次被自己的親哥哥看了裸體,那種羞臊就不用提了,想到即將發生的亂倫行為是被世俗所不恥的,心裏更是如同小鹿一般跳個不停,她羞紅了臉蛋,聲音顫抖著嬌嗔著「你們倆真煩人……人家不來了嘛……嘻嘻……你們好壞啊……」我此時已經興奮到了極點,感覺喉頭都發緊了,那即將發生的兄妹亂倫的,正是我親愛的老婆啊!以後她就是個亂倫的女人了!而我,就要被大舅子戴上綠帽子、成為名副其實的活王八了,心裏真是又羞憤又興奮,這真是不能忍受的事情啊,刺激到了極點!大舅哥看看我,我示意著他,我們倆也開始脫衣服褲子,不一會就都脫光了,大舅哥胯下那根大雞巴此時已經硬邦邦的勃起了,他的雞巴很白,勃起後的龜頭撐開包皮滾圓的漲突,呈現通紅色,雞巴筆直圓滾,不愧是美男子,雞巴都這樣的漂亮,就連我看了都忍不住暗自贊嘆,勃起的大雞巴比我的雞巴要長一點、也更加的粗大,我老婆看見他哥哥的裸體,更加的害羞了,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她看見自己哥哥的大雞巴暴露在自己的面前,又是如此的粗大,顯然受到了震撼,眼裏充滿的喜愛的神色,我想她一定在心裏想:這麼粗大壯碩的哥哥的大雞巴插進自己的小屄裏一定是非常的脹滿和快活的!她目光逃避著哥哥的大雞巴,但又依依不舍的一眼一眼的撇著那裏!目光又嬌羞又渴望的,我看了如此香艷的場面,再也忍不住了,我們今天要拋開一切世俗的道德,進行瘋狂的亂倫交合!!我嘴裏叫著:「哦!老婆,我最親愛的寶貝兒!快看啊,看大哥多棒啊,雞巴比老公我的還粗大呢,你還等什麼呢?快讓你哥抱抱你的身體啊,難道你不想嗎?還記得你無數次的幻想過的事情嗎?幻想和哥亂倫!現在終於就要實現了啊!快把你美麗的肉體奉獻給你的親哥哥吧,然後盡情的體驗這無以倫比的亂倫快感吧!!」老婆聽到我的鼓勵,仿佛一下子也鼓足了勇氣,一具軟綿綿的雪白肉體軟軟的靠在了他哥哥的身上!臉上滿是淫媚的表情!而我那早已欲火中燒的大舅子也是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妹妹的身體,男人和女人那兩具健美的肉體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兄妹倆那焦渴的紅唇一下就緊緊的吸在了一起,貪婪的親吻起來!老婆嘴裏嚶嚀的叫著:「啊!!哥!吻我吧,我愛你!哥哥!我們……我們……亂倫吧!!!」

大舅哥也嘶啞的聲音回應著:「啊!!老妹!哥也愛你!哥好早就幻想和你做愛、和你肏屄、和你亂倫了!!讓我們亂倫吧!!給你老公看著,我們做給他看!!啊!啊!」說完,一雙大手在我老婆、她妹妹的全身瘋狂的四處揉捏著、愛撫著!這對亂倫的兄妹就像一對野獸一樣瘋狂的在對方的全身撫弄著!!發洩著熊熊的欲火!!

老婆伸手握住了她哥的大雞巴,小手攥住雞巴套弄著!「啊!哥啊!這是哥哥的雞巴啊!今天妹妹終於摸到了!哥哥,想死妹妹了!妹妹要啊!妹妹要哥的雞巴啊!我的大雞巴!我的大雞巴啊!哥!大雞巴哥哥!我的大雞巴親哥哥!啊!!

快來!快給我!妹妹要哥哥的雞巴肏進妹妹的小浪屄!!啊!我的屄啊!好想被這大雞巴桶啊!哥哥!來!快來!來肏妹妹的小屄,來肏屄吧!啊!我們亂倫肏屄!亂倫!亂倫!啊!亂倫!肏屄!啊!肏屄!肏屄!啊!來吧!來肏屄!

「大舅哥嘴裏瘋狂的叫喚著:」啊!我的親妹妹啊!哥哥也好愛你啊!你真美!

哥的大牛子早就硬了!你看,哥的大雞巴是不是比阿明的雞巴還粗大啊!哥哥現在就肏你的屄!現在我們就亂倫!我們不要臉了,讓那些虛偽的臉面見鬼去吧!

我們亂倫!要亂倫!哥的雞巴好漲啊!來了,就來了,來肏妹妹你的屄了!啊!

我們亂倫了!!啊!亂倫的感覺真美啊!真好啊!我們肏屄了!當著你老公的面亂倫給他看看,看我們多不要臉啊!多不知羞恥啊!太好了!太刺激了!啊!啊!

啊!」

 

看著老婆和他哥如此的放浪著做愛,真是無以倫比的享受!我的雞巴漲的生疼!

勃起到了極點!我用手當著他倆的面飛快的擼動著雞巴,手淫著!老婆看著我,沖我輕蔑地笑著,淫浪地說:「老公,你看你這個活王八啊,你老婆我搞破鞋呢!

而且還是和我親哥哥搞!是亂倫!看把你興奮的!你老婆我亂倫你都受得了啊!

嘻嘻!不愧是天生的活王八啊!怎麼樣?老公,戴綠帽子的感覺爽嗎?看著老婆被別人的雞巴肏屄你是不是感覺特別的羞恥啊!嘻嘻!這可是你允許的啊!

別後悔啊!」

我笑著說:「不後悔!你們兄妹倆真是淫蕩啊!兄妹亂倫搞破鞋!真是太不要臉了啊!我這個活王八當得值啊,大哥!我求你了!快肏你的親妹妹的屄吧!

我老婆的小屄就適合你這根粗大的大雞巴肏,我的雞巴太小,真是委屈她了啊,你快肏我媳婦、你老妹吧!用你的大雞巴給她的小屄來來回回的捅!一定能讓她舒服死!你們亂倫吧!我甘願當王八!當活王八!綠毛龜!「說完,特意從衣櫃裏拿出我新買的那頂綠帽子戴上,說:」你們看,我戴這綠帽子好看不好看,像不像個活王八啊?「說完,摟抱在一起的老婆和大舅哥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氣氛一下子融洽起來。老婆笑嘻嘻的點了我的鼻子一下,媚笑道:」還別說,老公,你戴上這頂綠帽子,還真像個活王八的樣子了!嘻嘻!不過,你這綠帽子是我哥給你戴上的,你自己戴不算數,哥,你給他戴上,大舅哥給妹夫戴綠帽子嘍,嘻嘻!「

我對老婆豎起大拇指,稱贊道:「對!還是老婆想的周到,既然是老婆你和大哥搞破鞋了,那這綠帽子就應該是大哥給我戴的,大哥,那你就給我戴上吧!」

說完,把綠帽子交到大舅哥的手裏,大舅哥整整帽檐,端端正正的給我戴在了頭上,笑道:「怎麼樣?這回是我親自給你戴的綠帽子了,我和你老婆搞破鞋了,我給你戴了綠帽子了,感覺到了吧?」

我笑道:「感覺到了,大哥,這回是你給我戴了綠帽子,我可真當上了名副其實的活王八了,真爽啊!謝謝大哥了,那麼接下來,你就快肏我老婆、你妹子的屄吧!」「好,我現在就和我妹妹亂倫!不過,妹夫你也得幫幫忙啊,你這麼喜歡當王八,就給我在肏你老婆的時候打打下手吧,好不好呀?」「好!我也正有此意啊!」「那妹夫,咱們這樣,你有什麼好的提議或玩法就說出來,我現在發現你的意淫水平真的不是一般的高呢!呵呵!」老婆接過話來,笑道:「他呀,就這方面能瞎琢磨,那思想可騷了,當王八都能當出花來!嘻嘻!」大舅哥道:「阿明這是學問深,還有大公無私的精神,你攤上這麼好的老公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啊,老妹,你可一定要好好珍惜呀!」老婆笑道:「我知道,哥,人家可疼他呢,他有這愛當王八的淫妻嗜好,人家這不也在滿足著他嗎,他還喜歡讓我亂倫,這不,也都聽他的,這不都和你亂倫了嗎,人家最愛他的!」大舅哥道:「這就對了,這樣咱們大家都快活!!真是一舉多得啊!」我聽了這話,心中歡喜,為了進一步得到刺激,我加入進來,我抱起老婆的身子,像把尿一樣的扒開老婆的雙腿,把老婆的小屄完全展現在她哥哥的面前,興奮地說:「大哥,你看啊!這就是你親妹子的小屄屄,你看陰毛很稀少,陰唇的肉多嫩啊!」說完,把老婆放在我的腿上,騰出手來扒開老婆的陰門,露出裏面小陰唇的紅肉給她哥看,老婆羞得滿臉通紅,把自己最隱秘最寶貴的地方暴露在自己的親哥哥的眼前是何等的羞恥啊!然而卻也是無比的刺激啊!,大舅哥腆著臉,不害臊地仔細的欣賞著妹妹被扒開的小浪屄,嘴裏顫抖著聲音說:「這就是妹妹的小屄啊!好美啊!哥哥第一次看自己妹妹的屄呢,太好看了,我好想舔舔這裏啊!」我說:「好吧,那你就舔舔自己親妹妹的小屄吧!」大舅哥聽到我的允許,貪婪地把整張嘴一下覆蓋到妹妹水靈靈的嫩屄上,舌頭在小屄裏裏外外的舔了起來,一邊舔吃,一邊吸吮!嘴裏不停地贊美:「真好吃啊!妹妹的屄真甜、真香啊!!!」老婆被親哥舔了屄,美得直顫抖,嘴裏叫著:「啊,哥啊!妹妹好爽啊!舔的人家小屄美死了,啊啊啊!嘻嘻!哥舔老妹的屄哩,哥真會玩啊……哥,老妹也想舔哥的大雞巴……」

大舅哥急忙站起身,挺著大雞巴送到妹妹的面前,老婆一件,小手急忙握住大雞巴,小嘴湊過去就親了一口,然後就把著大雞巴放進嘴巴裏,來來回回的吸吮,又舔又親,喜歡的不得了!嘴裏還叫著:「啊!這是哥哥的大雞巴啊,真好吃啊,老公,你快看啊,我哥舔我的屄,我也舔我哥的牛子啦,嘻嘻,你也過來,我也舔舔你的牛子。」我一聽,急忙也把勃起的大牛子湊過來,老婆一手一支,左右握住我倆的雞巴,一會吸吸這個,一會舔舔那個,舍不得放手,一會試著把兩根雞巴都放進嘴裏,卻發現放不下,老婆頑皮地把我倆的大硬牛子往一起磕,笑道:「你們這兩根大牛子磕一下,看看誰的牛子硬,嘻嘻」

一會又把牛子並排貼在一起,讓牛子和牛子來回摩擦著把玩,再不就用你的牛子頂頂我的睪丸,我的牛子頂頂你的屁溝,總之,我倆的牛子都成了她的玩具!

這麼玩了一陣子,大舅哥的牛子越發的粗大了,老婆命令我:「老公,你來舔舔我哥的牛子,然後我就要讓這根大牛子肏我的小騷屄了。」我得令的接過大舅哥的雞巴,低頭含住了大舅哥的雞巴,用舌頭在龜頭的肉稜子上來回舔,另一只手扒開老婆的小屄,舔一會他的牛子,再轉過來舔舔老婆的屄肉,然後把大舅哥漲到極限的雞巴頂住老婆的扒開的屄肉,一推,大牛子就插入了老婆的屄裏,老婆有些絕望地看著我,說:「老公,這回,人家真的和親哥哥亂倫了啦。」我鼓勵道:「放心吧,我喜歡你這樣做的,你知道,我一直都渴望你搞破鞋、亂倫,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得到快樂!亂倫吧,老公百分之百的支持你!!」聽到我這樣的鼓勵,老婆就放心地和她哥哥肏了起來,只見大舅哥的大雞巴在老婆的屄裏來回飛快地抽送,把屄裏的嫩肉翻進翻出,煞是好看,老婆給大雞巴幹的美了,忍不住叫床了:「啊,哥哥啊!我的親哥哥啊!我那會肏屄的大雞巴親哥哥啊,我那亂倫的好哥哥啊!妹妹的小屄給哥哥的大雞巴幹的好美啊!我的親雞巴,親漢子啊,哥,妹妹的屄浪死了,我的親雞巴啊!大雞巴啊!亂倫的感覺好美啊!我們要天天亂倫,天天肏屄啊!我的屄啊!我浪死了的屄啊,被大雞巴、親雞巴幹死了啊!哥哥,我的哥哥啊,親哥哥啊,壞哥哥啊,亂倫,嘻嘻,兄妹……亂倫嘍!

哥哥,你喜歡不?喜歡亂倫不?喜歡肏妹妹的小屄不?哥,你的雞巴美不美啊?

妹子可美了呢,啊哦,哥喜歡亂倫不?哥,喜歡和妹子亂倫不?嘻嘻……我要和你亂倫!天天亂倫!哥哥,人家老公都叫人家和你亂倫的,嘻嘻,亂倫好美呀!!

哥喜歡不?我們倆亂倫一輩子好不?妹妹給哥哥生孩子好不?嘻嘻……「大舅哥聽了妹妹細聲浪語的叫床聲,更刺激了,雞巴幹的更起勁了,嘴裏也叫著:」

哥喜歡妹子啊!喜歡和親妹妹你亂倫!啊,我的親妹妹啊,你的小屄怎麼這麼美啊,哥哥的大雞巴好舒服啊,妹妹,我的親親小屄啊,小浪屄啊,我的妹妹的屄啊,哥要和你亂倫,哥哥愛你,愛死了!我的小屄啊,親屄啊!亂倫好美,雞巴好美啊,我要亂倫,要亂倫啊,我們兄妹亂倫了,我好快活啊,我的雞巴啊,大雞巴好美啊,我們亂倫快樂啊,妹夫,你也祝福我們啊,祝福我們亂倫快樂,好不,我們兄妹亂倫真美啊,我的親屄啊,親妹子屄,老妹啊,小浪屄啊!屄屄!

我的屄屄!亂倫屄!亂倫雞巴!亂倫屄啊,妹子給我生孩子吧,生個亂倫的孩子啊!

媽媽啊!你是我的親媽媽啊,妹妹,給哥哥當親媽吧,媽!媽!屄真美啊,媽,你就是我媽!是我親媽!啊啊啊!「老婆一聽,也興奮極了,浪笑道:」嘻嘻,妹子給哥哥當媽嘍,哥哥,你是我的親兒子啦!嘻嘻,親兒子是從媽媽的小浪屄生出來的,嘻嘻,現在又回來肏媽的屄哩,嘻嘻,媽的老兒子,這下更亂倫了,兒子肏媽,真不要臉啊,嘻嘻,天打雷劈嘻嘻,你怕不怕啊?嘻嘻,亂了人倫哩,會肏媽媽小屄的大雞巴兒子,哥哥,大雞巴哥哥,兒子!大雞巴兒子!老公,你看啊,我是哥哥的親媽了,嘻嘻,現在,親兒子在肏親媽的屄呢,亂倫了,亂倫啦,我的親雞巴!大雞巴!啊!雞巴啊!我的雞巴啊!!肏屄啦!肏屄啦!

我的屄屄啊!屄!屄!我的屄!!嘻嘻!!屄!!老公,你也過來呀,過來仔細欣賞我們的亂倫啊!你不是最喜歡看了嘛,來呀,來看啊,看我們多不要臉啊!

嘻嘻,看我親哥用大雞巴捅我的屄呢,你看我們肏的……我們真的肏上了啊!!

我們亂倫啦!!嘻嘻!「我過來把雞巴送到老婆手裏讓她玩,嘴裏也叫著:」我看見了,我都看見了,你們倆亂倫了,真好看啊!真美啊!亂倫的場面好美啊!

我的亂倫老婆!你和你哥哥搞破鞋了,我是活王八啦!啊!當王八的感覺好美啊!

你們肏吧,大哥,用力用你的亂倫大雞巴肏你妹妹的屄吧!把你的精液也射進你妹妹的浪屄吧,讓我老婆給你生孩子吧,啊,我爽死了啊!!你們這對狗男女,亂倫的騷雞巴和騷屄啊!!你們這對搞破鞋的亂倫兄妹啊!「老婆聽了我的叫喚,笑嘻嘻的說:」活王八老公,看把你美的,就那麼願意看我哥的雞巴肏我的屄呀?

看我倆亂倫你就那麼舒服啊,老公,你真大方啊,我的活王八老公,來!讓老婆摸摸你的王八蓋兒,嘻嘻「說完小手撫摸起的戴著綠帽的腦袋,笑道:」恩,我老公這王八蓋兒還真硬啊,嘻嘻,是不是啊,哥?「大舅哥也笑道:」是啊,妹妹你找了個活王八老公真好,要不我上哪能肏到我親老妹你的小屄去呀,嘻嘻,我的活王八妹夫,嘻嘻!「說完也撫摸了我的頭幾下,我心裏的受用就別提了,忍不住要為她倆服務的沖動,於是湊到他倆的交合處,用舌頭舔雞巴和屄的交合處,大舅哥的雞巴抽出來在我的嘴裏插了幾下,我就含住雞巴頭猛吸幾口,又再度插進老婆的騷屄裏去,我舔著老婆的陰蒂這讓老婆又淫水狂流了一回,肏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後,大舅哥一聲狂吼,雞巴飛快地聳動幾下,猛地頂住屄心子,身體一哆嗦,一股股的精液就射入了他妹妹、我老婆的陰道,他大叫道:「妹子、妹夫,我射了,啊!射了,好爽!」叫完,抽出了雞巴,我一口含住他的雞巴,聞著那股強烈的精液的腥味,讓他的雞巴在我的嘴裏繼續跳動,抽搐,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我的嘴裏,我貪婪地吮吸著,這個和我老婆一奶同胞的男人的精液,並咽了進去,我感到雞巴一點點的變軟了,仔仔細細地舔幹凈大舅哥的雞巴,大舅哥感激地抱住了我,嘴巴吻到我的嘴上,貪吃著他自己的精液,老婆也湊過嘴巴,我們三人互吻到一起,分吃著精液!!我看到老婆的屄裏流出了一股她哥哥的精液,再也忍不住了把嘴巴吻到老婆的屄上,舔那些精液,老婆笑道:「活王八,你也不嫌臟啊,我哥的精液你也吃啊,你是不是因為愛我,也連帶愛上我哥了呀,你們倆看上去就像在搞同性戀呢,嘻嘻。」大舅哥也笑道:「什麼叫像搞同性戀啊,我倆嘴也親了,雞巴也吃了,這不就是同性戀嘛,不過感覺也不錯,呵呵!」老婆又說:「王八老公,你看我屄裏,我哥的精液還這麼潤滑呢,你不是想籍著我哥的精液的潤滑肏我的屄嗎?那就來呀,穿我哥的破鞋來呀,嘻嘻」

我聽了再也按捺不住了,漲的生疼的大雞巴一下就插入老婆那剛被大舅哥肏過的騷屄裏,由於她哥的雞巴比我的大,肏了這麼久,屄門有些松的感覺,忍不住道:「大哥,你把小玲的小屄插得有點松了呢,呵呵」老婆道:「那是自然了,人家我哥的雞巴多粗大啊,你現在插進來,我都快感覺不到你雞巴的存在了,嘻嘻」大舅哥笑道:「有那麼誇張嗎?哈哈,」說完大家都笑了,我此刻再肏老婆屄,那種舒爽的感覺簡直是無與倫比的!肏了一陣子,大舅子的雞巴又插入了他妹妹的小嘴,經過老婆的含啯,第二次勃起了,於是我從老婆屄裏抽回了雞巴,讓給他肏幹,他肏一會再讓回給我,我們兩個輪奸著我的老婆,老婆的屁眼我把它奉獻給了她哥哥去開了苞,我們兩根雞巴在老婆的屁眼和騷屄輪流的奸幹!小玲的快活到什麼程度各位看官你們自己去想象吧!!!最後,我倆幾乎同時射了精,老婆的屄裏夾著我們倆人的混合精液,滿足地笑了!這次做愛我們三個人都滿足極了,我們也不穿衣服,都光著腚,清洗一下後,老婆躺在中間,我和大舅子一左一右擁著我們共同的老婆休息。大舅子說:「明天我回家和你嫂子麗梅商量一下,讓她也參加進來,那是多麼快活的事情啊!我也要當王八,也讓阿明給我戴上一頂綠帽子,呵呵」老婆趴在她哥哥的身上,笑嘻嘻地說:「怎麼,哥哥也想當活王八啦,你們男人啊,現在可真奇怪,以前的人要知道自己當了王八,那痛苦的都不行了,現在可好,想方設法的把老婆給別人玩,都願意當活王八了。」

我笑著從後面環摟過老婆的細腰,下陰貼著老婆軟綿綿的屁股,說:「這事時代的進步啊!這就叫做搞破鞋光榮!偷人養漢有理!誓死將亂倫進行到底!」

大舅哥也笑道:「對呀,老公不給人家玩,哪裏能有好人緣?老婆不給人家幹,生活早晚要完蛋。」老婆前後被我倆貼著,也笑嘻嘻的摸著我倆的腦殼說:「這要想生活過得去呀,你們的這裏就要頂片綠!!」說完三人都笑了起來,不覺一陣倦意襲來,三人沈沈睡去。

(3)

我一進家門,就看到了精彩的一幕,老婆小婉臉朝著門口,全身一絲不掛地跪在客廳的沙發上,她哥哥明倫站在她屁股後面,正勤勤懇懇地在一下一下地肏著妹妹的小屄,老婆的嘴裏發出無比誘人的叫床聲:「啊……哥哥……使勁肏我……好美啊!……用力!……大雞巴幹的妹子好爽!……」看到這一幕,我不由得感到窩心,我這個純真的老婆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蕩婦,現在她對性欲的渴求越來越強烈了,甚至把她的親哥哥也拉上了床,做出來了這種兄妹亂倫的勾當,而她已經完全沈迷其中,對此真是樂此不疲。看到我回來了,正在享受雞巴肏幹的老婆止住了嬌聲,星目迷離地看了看我,沖我笑了笑,臉有些害羞,低下頭,沒說什麼,站在她身後賣力幹屄的大舅哥明倫尷尬地沖我笑笑,想說什麼,又覺得沒話可說,訕紅了臉,嘴裏喃喃地道:「回來了,家駿……這個……我們……不好意思啊……」

真不知道他想說什麼?有心停下來,還有些不舍,畢竟正幹在興頭上,我看到氣氛有些尷尬,心裏反倒有些過意不去,感覺自己回來的有些不是時候,轉身要走,老婆急忙叫住我:「老公,別走嘛……」又回身對她哥惶急地說:「你快停下來嘛,快把你那根雞巴抽出去呀……」大舅哥很不情願,無奈地,只得聽從妹妹的吩咐從小屄裏拔出了雞巴,那根雞巴還漲的硬邦邦,又粗又大的沾滿妹妹晶瑩的淫水,顯然還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洩,我心裏知道那種滋味,男人肏屄肏到一半停下來是非常難受的,「要不你們繼續吧,我去做飯……」

老婆這時已經拿了睡衣披在身上,又把一件睡衣扔給她哥,「你也穿上吧,當心著涼。」話語中還是充滿了關愛的,兄妹嘛,畢竟感情是很深厚的,我看到大舅哥披上了我的睡衣,下面還支起著「帳篷」,心裏感到有些窩火,又不好發作,心裏想:你穿我的睡衣,肏我老婆的小屄,有一天我也要還回來的。老婆攬住我的手臂,眼中有種愧疚的神色:「我去做吧,對不起啊,老公,我在家都沒準備好晚飯。」

「沒關系的,我去做,你……陪大哥聊聊吧……」說完,我進了廚房,老婆跟了進來,邊走邊回頭說:「他不用我陪,你自己看電視吧哥。」我知道老婆此刻的心情,因為和哥哥這樣做愛,我心裏一定有些不舒服,所以這個時候一定要先舍棄哥哥,陪在我身邊,好好的安慰我,表現出對我的一往情深。我當然明白,也不反對,我們倆就開始配合著準備晚餐。我沒說什麼話,老婆卻是不停地輕言軟語,小心遞話,並且跑前跑後,遞這個拿那個,處處表現的又乖巧又伶俐,我知道,她這是心裏怕我生氣,在討好我呢,心裏覺得好笑。一會功夫,就準備的差不多了,魚已經燉進了鍋裏,只等著熟了,眼看沒什麼幹的了,一段短暫的空閑時間,老婆乖巧地站在我身邊,不安地看著我,我趁機撩開她睡衣的前擺,把她赤裸的身體擁入懷裏,老婆「嚶嚀」了一聲,摟緊我,我在她的臉蛋和脖頸上用力親了幾口,用手撫弄著她的光滑細腰、乳房和屁股,老婆吃吃地笑了,半推著我,「別,不要嘛!」我又把手伸下去,探入她的兩腿之間,手指插進了她那剛才還被哥哥雞巴肏過的小屄裏,揉那粒小豆豆,我想到她小屄剛剛被她哥哥的雞巴肏幹過,現在屄還有些松,覺得很是刺激,老婆得到了刺激,興奮地「依依呀呀」地呻吟起來,嘴裏叨念著:「別整我……不要……」我在她耳邊喃喃私語道:「我想要你,老婆……」老婆聽了,格格浪笑起來:「嘻嘻,不要嘛,你好壞啊你,現在就要啊?人家還沒洗呢……」我笑道:「恩,是啊,騷老婆,看你現在騷的吧!剛才和你哥沒玩到高潮吧,一會你們繼續呀!」

老婆聽了,嘻嘻地嬌笑著。小拳頭在我的胸前不依地捶了我一下,「壞蛋呀你,才不要呢,給你看著可羞死了呢!」

我看到她嬌羞的可愛摸樣,愛意湧上心頭,悄聲耳語道:「羞才好呢,我就喜歡看你嬌羞的樣子,最美了,一會我們兩個男人一起肏你,好不好呀?」老婆又嬌羞又興奮,看到我興致很高,她就有心花怒放的快活,想到會被老公和哥哥兩個男人一起玩弄自己,老婆的羞澀地臉紅到了耳根,喉頭發緊、聲音顫抖心裏狂跳起來。嘴裏胡亂道:「哎呀,一會再說了……」我笑道:「我是說真的呢,你先去洗洗,一會咱們吃飯的時候喝一點酒,然後,咱們三個就……」老婆用手捂住我的嘴,笑罵道:「你要死啊你,別說了你,我才不呢,你們這些男人,都是些大色鬼,都是……」說完,掙開我的懷抱,偷眼看看我,再看看客廳中的哥哥,一溜煙飄進了衛生間,「砰」地關上了門。女人就是就是這樣,嘴裏說著不要、不好,但其實心裏比誰都想要,而且要起來都沒夠……我聽見衛生間的水聲,知道老婆在洗澡了,我開始思考一會怎樣開始,過程應該是怎樣的,怎麼調動情緒……鍋裏的魚發出香味,我關了火,把幾盤菜端進餐廳,客廳中,大舅哥已經穿回了自己的襯衫和長褲,可能是覺得穿著我的睡衣感覺有些怪怪的吧,不知道他那濕淋淋的雞巴是用什麼擦的,我撇了一眼茶幾旁的紙簍,看見撕開的濕巾袋子,心裏明白了。「大哥,過來吃飯吧。」

大舅哥答應了一聲:「就來,別做太多了,咱們三個也吃不完,小婉呢?」

我指了指衛生間:「在洗澡呢,女人就是愛幹凈。」

明倫笑道:「都這樣,我家你大嫂也一樣。怎麼還有酒啊?」

我說:「恩,一會咱們喝一點,小婉,快點,吃飯了……」

衛生間傳來老婆柔美的聲音:「你倆先喝著,我馬上……」

當我和大舅哥開第二瓶啤酒時,老婆出來了,換上了淺綠色的吊帶裙,我看到她裏面沒戴乳罩,那傲人的雙乳微微聳立著,胸前印出乳頭的突起,看得出她在預知我們倆想一起要她後,是何等的大方,想我我們被她美妙的身體所陶醉呢!

頭發沒有幹透,看得出精心的梳理過,在腦後紮成了馬尾,雪嫩的肌膚透出淡淡的香氣。她坐在我們兩個男人的中間,我倒了杯酒遞過去,老婆端過一飲而盡,笑嘻嘻地吵著還要喝,完全沒有了被撞破奸情的尷尬,我們便開始津津有味地喝酒、吃菜。席間,我註意到大舅哥不時盯著妹妹的胸前看,哈拉子都快流到碗裏了,老婆看到了就沖他,也沖我曖昧地笑,一時間,淫靡的氣氛濃重起來,我也不說破,心想,她這是讓我們飽眼福呢,何不趁此機會,挑逗一下老婆,我們一起來體驗一下喝花酒的樂趣,那該多快活。於是,我故意不時地把老婆摟過來,一會親一下,一會四處摸摸,說些挑逗的話語,老婆心裏高興,卻裝作很煩的樣子,眼神一會沖我飛,一會沖她哥媚笑,我註意到老婆的腳在桌子下面都伸到她哥的胯間去了,腳趾踩著他已經微微勃起的雞巴來回蠕動……我索性裝醉,對大舅哥道:「老婆,今天我怎麼覺得她特別好看呢?哎呦,你這腰好像比原來肥了呢……」

老婆道:「才不會呢,人家現在節食減肥,瘦了才是真的,怎麼可能肥了呢……」

我笑道:「真的,不信,你讓大哥摸摸看,好像肉多了呢?」

老婆聽了,知道我是在故意制造機會,讓她和哥哥親熱,故作天真地說:「是嗎?那可不好了,哥,你看呢?」說著,,身子便往她哥哥那邊挪了挪。我進一步從側面把老婆往她哥身邊一推,她哥一見如此,心領神會,伸手上前一摟,老婆便偎進了她哥的懷抱,玉腿做到了哥哥的腿上,大舅哥的手放肆地在妹妹的身上來回摸起來,嘴裏含混的道:「是有點胖了,老妹,你可得減肥了喲……」

抱著自己的親妹妹,和妹夫喝著酒,我想這會他的雞巴一定已經翹的老高了。

老婆含情脈脈地望著我,眼裏滿是欣慰、感激和羞愧交織的神色,我一看事已如此,索性再玩的野一點,便提議這樣喝酒沒意思,要喝交杯酒,老婆笑道:「搞得好像結婚呀,還喝交杯酒呢!」便舉杯和我交杯,我假裝說醉話:「這樣不算,今天大哥在這呢,我們哥倆最好,這交杯酒得大家一起來。」說完,讓老婆兩手各持一只酒杯,一手和我挎上喝了一杯,另一手和她哥挎上喝交杯酒,大家都笑起來,我註意到老婆和她哥和交杯酒得時候眼中有些濕濕的,臉紅紅的,就像我們剛結婚時的樣子。

大舅哥的酒量好,當我覺得頭暈目眩的時候,他還跟沒事一樣,我有點腳步踉蹌地離開了桌子,他怕我摔倒,急忙扶著我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我想到那時剛才老婆和他做愛的地方,嘿嘿地笑起來,他扶我躺下,我覺得腦袋暈暈的,就閉上眼睛養神,大舅哥以為我睡了,心疼妹妹一個人打掃,就去幫妹妹收拾碗筷,我其實睡不著的,聽到他們兄妹兩個一邊收拾,一邊低聲細語著什麼,一會又聽見老婆嬌嗔聲:「別……哥……看你……又來了……」我側身瞥過去,看見老婆在洗碗,他哥站在她身後摟著老婆的腰,手隔著吊帶在摸老婆的乳房,老婆雙手占著,就一邊用肘去格擋他哥的手,一邊嘻嘻的笑,一會還回過頭來和她哥哥親個嘴,顯然飯前沒射精的大舅哥此時還是非常的想要老婆的身體,礙於我在家裏,不便進一步的行動,我豎起耳朵聽他們說話,只聽老婆的聲音:「哥,是不是那會兒沒射出來,覺得憋得難受啊?」

大舅哥說:「可不是嘛,特別難受,現在就恨不能就馬上插進去……繼續我們未完成的工作……」

老婆笑道:「什麼未完成的工作?看你那點出息吧,你妹夫可在家呢,你還敢當他的面肏我呀?」

大舅哥道:「他睡了,我看家駿並不介意咱們在一起,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了?」

老婆道:「嘻嘻,放心啦,家駿就是太寵我了,只要是我喜歡的,他都樂意讓我去做,今天你也看見了,給他撞到我們,不是也沒事嘛!」

「那心裏也會不是滋味的,我是男人,我知道男人的心理。能感覺到……」

「嘻嘻……」老婆笑道:「男人和男人也不一樣,有的男人看到自己老婆和別人搞破鞋,恨不能痛苦死,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你妹夫就不這樣的,他是真心的希望我得到快活,哥,你說他是不是很偉大?」

大舅哥想了想,笑道:「我也說不好,不過這樣倒是便宜了咱倆,呵呵,我只知道我現在離不開你,老妹,我好愛你,和你幹那個比和你嫂子要快活的多,有一種違背倫理的罪惡感,這種感覺讓我欲仙欲死!別提多刺激了!」

「嘻嘻,我也是,哥,我這輩子都要和你好,就算家俊不樂意,我寧可和他離婚,也絕不要和你分開……嘻嘻」聽到這裏,我感到心裏一陣酸楚,不知道她這話是為了哄她哥哥高興隨便說說,還是本意就如此,心中暗自嘆息一聲,我最愛的女人啊,原來你最愛的人並不是我!

老婆還在洗碗,她哥哥這時往我這邊看了一下,看到沒有動靜,就蹲下了身子,把手從妹妹的裙擺伸進去,沿著大腿往上面摸,抓著她那肥嫩的屁股,老婆的腰亢奮的直扭,她哥索性撩起裙子,把腦袋伸進去,嘴巴湊到妹妹的屁股上又親又啃,真難為他,就那麼想啊!這會都等不及了,我不由暗自好笑。

 

這麼香艷的洗碗工作終於結束了,老婆洗幹凈雙手,一轉身,跳進她大哥的懷裏,雙腿一盤,系在她哥哥的腰上,大舅子美滋滋地「端」起我老婆走向我們的臥室,進了屋,把老婆拋到席夢思上,甚至沒有關門,就開始脫衣服,可能是想到即使我看到了,也不會介意,所以也不必遮掩了。一會就脫光了自己,又讓老婆也脫光,老婆看著她哥,半跪在床上,伸出雙手,嗲聲嗲氣、無比騷媚地說:「哥,嘻嘻,受不了了吧,看你呀,大雞巴都硬成這樣了,可想要老妹了吧?嘻嘻,我要你給人家脫嘛……想要采花嗎?那就來呀,你得自己動手呦……」

大舅子一翻身就把我老婆壓在了下邊,雙手拉住吊帶從肩上往下一拉,老婆欠起身配合著把裙子脫了下來,只見裏面一絲不掛的,不僅沒有戴乳罩,連褲衩都沒有穿,她哥哥見了,淫笑道:「老妹,原來你都準備好了呀,連褲衩都脫好了,就等著哥用大雞巴肏你的小屄了吧?」

老婆笑道:「臭美吧你,人家才不是呢,人家是等著和老公玩呢,你這個臭哥哥,咱們是同胞兄妹,不可以亂倫的……」

大舅子明知道妹妹說的是口不對心的話,才不去聽她的鬼話,撲到妹妹雪白的玉體上,緊緊地抱住了,就親了起來,一雙手貪婪地撫摸女性那迷人的肉體,雙膝早已分開妹子一雙修長白嫩的大腿,稀疏的陰毛下,小屄口已是淫水淋淋,泛濫成災了,可見從吃晚飯到現在,男人們對她的挑逗是多麼的卓有成效,哥哥硬邦邦粗粗大大的雞巴在門口聳動著試探了幾下,就找到了火熱的濕滑屄門,一挺,大雞巴就刺入了妹妹的陰道。

我此時早已來到了臥室的門邊,癡迷地欣賞著老婆和她哥哥那無比香艷的兄妹亂倫醜劇,只見大舅子雙手支在老婆的腋下,屁股不停的聳動著,那特大號的大雞巴在老婆的屄裏來回飛快的抽送起來,我喜歡看老婆和別人肏屄,甚至感覺比我自己肏她還要快活,心理想她哥哥也不是外人,肏自己的妹妹應該算天經地義的事吧,一會要是射精在陰道裏,沒準能生個亂倫的小雜種,呵呵,想到這,更加感覺欲火難捱,血脈噴張,不由悄悄脫下了褲子,掏出雞巴用手套弄著手淫起來。

大舅子這時賣力肏幹起來,我此時心裏渴望看到男下女上的姿勢,看老婆在上面拋動著大奶子,起起落落的把哥哥的大雞巴一次次坐進身體裏,那樣子,才叫好看呢!肏了大概4 、5 百下,大舅子也累了,老婆用手給他擦擦額頭的汗,心疼地說:「累了吧,哥,你下來,讓妹妹在上邊動吧。」

大舅子笑道:「好的,妹妹,那你上來吧……呵呵……還說不讓肏,怎麼還要主動肏哥哥的雞巴啦?」

老婆咄道:「去你的……閉嘴,不許說話,嘻嘻……哼,肏人家……這回我要肏回來……嘻嘻……」說完兩人交換了位置,大舅子仰躺在床上,老婆跨坐了上去,小手扶正哥哥的雞巴,先調皮地用小嘴兒在那大龜頭上「嘖」的親了一口,然後把雞巴扶正,湊到自己的小屄上,呼喊著把雞巴坐進了屄裏。然後雙手按著哥哥的胸脯,玉臀飛快地拋送起來,我知道這樣的姿勢男人是最快活的,老婆的臉正好對著門口,起落間,胸前的一對大奶子上下跳躍拋飛真是美極了!

屋裏邊亂倫性交的兄妹正幹得起勁,一邊肏屄,一邊說著淫亂不堪的淫話,只聽老婆的嬌喘聲嚶嚶嚀嚀,嘴裏胡亂叫著:「臭哥哥,不讓你肏嘛,你這人,真不乖啊……哥哥……你的大雞巴……好粗哦……人家的小屄啊……給哥哥……肏的……啊……啊……不要嘛……哥哥……人家老公還在家呢……給他看見了……不好……」

大舅子一邊賣力地肏著我老婆的屄,一邊也快活地直叫:「哦……老妹啊……給哥哥……肏肏吧……哥哥……受不了了,雞巴都漲的要爆炸了,再不肏肏妹妹的小屄,哥哥就得憋死了,啊,老妹啊,你的小屄真滑,真熱啊,太美了,老妹,沒事的,你老公反正也不管你,不管你和你哥亂倫,嘻,而且現在也睡著了,咱們好好的玩玩吧,啊,爽啊,哥哥爽死了」

老婆聽了,在她哥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罵道:「死相吧你,誰說老公不管我,嘻嘻,老公不管就搞破鞋呀?不行啊,人家才不那樣呢,都怪你,非得要……人家算了倒黴了……啊,大雞巴真粗啊,使勁啊……咦?你沒吃飽啊,你怎麼沒勁的,還不如老爸呢……」女人真是奇怪,明明自己享受的欲仙欲死的,還不肯老實承認。

大舅子聽了老婆的嘲諷,知道妹妹在用激將法,笑道:「老妹呀,你現在是越來越騷了,你敢說我不如老爸肏的好呀,看我不肏死你……」說完奮力大幹起來,每次雞巴插進去,兩人的肚皮相撞都發出啪啪的聲音。這樣幹著兩人又換成了後插式,這回老婆趴下,撅起屁股,她哥跪在後面插入。

老婆一邊依依呀呀地挨肏,一邊抖著聲音道:「對對,就是這樣,哥哥,給妹妹來幾下重的,妹妹喜歡……嘻嘻……哥哥還是比爸爸有勁……嘻嘻……」聽到兩人的這番對話,我眼前浮現出老婆被嶽父抱在腿上愛撫肏幹的情景,看來他們父女之間也已經亂倫了,這能是真的嗎?嶽父都60歲了,雞巴還能好使嗎?沒準此時兩人也是象我和老婆經常玩的亂倫扮演遊戲吧?可是聽她的口氣又不像,看來是真的亂了,父女亂倫,我咀嚼著這幾個字,反正老婆已經是個破鞋了,和多少個男人搞都隨便她吧,我已經習慣了對老婆的醜事從好的一面去想,畢竟和家人亂倫不會染上什麼性病,對這種行為還是應該提倡和鼓勵一下吧。既然她家人都喜歡亂倫,就亂去吧。這時老婆又不經意地問她哥哥:「哥,你肏過媽的屄沒有?」聽到這,我不由豎起了耳朵,這也是我很關心的事情,大舅子支吾道:「沒……沒有啊……」

「你騙人……那次我回娘家,明明看見你和媽都光著腚,你站在媽身後,那不是肏屄是什麼?看見我回來嚇的連褲子都來不及穿上……」

大舅子道:「真不是……那次是我犯了痔瘡,讓媽給我看看……」

老婆道:「那媽呢,給你看痔瘡,自己不用也脫光腚吧?」

「這個……是因為……」大舅子還想編什麼,老婆見了,氣道:「你這人,咱倆現在都這樣了,你還不和我說實話,哼,起來起來,不叫你肏了……」大舅子看見老婆生了氣,怕她真不讓肏了,急忙陪著笑臉,連聲說:「別……別生氣嘛……我的好妹妹……我說實話……我說就是了……我承認……我承認……這個……我和咱媽是亂倫了,肏過幾次……我都招供還不行嘛……」老婆聽了,鄙夷地看看她哥道:「我就知道……你真行啊,連親媽的屄都肏……你怎麼能肏那裏呀……那可是你出生的地方啊……」大舅子腆著臉,陪笑道:「呵呵……我都招認了,老妹,你就別生氣了嘛……」

老婆道:「我也沒生氣呀……本來嘛……肏就肏了嘛……還不敢承認……你也算個男人……都不如我這做女人的……不就是亂倫嗎,我和你不也亂倫了嗎,和老爸和亂倫了,這有啥可怕的呀,看把你嚇的那樣兒!」老婆嘴上說不介意,我心裏明白,其實還是在乎的,女人都是很自私的,自己怎麼賣屄都行,要是自己的男人肏了別的女人,哪怕是自己的親媽,也會嫉妒的要命,這就是女人的自私之處了。兩人一邊聊著淫話一邊不斷變換做愛的姿勢。

果然老婆又問道:「那你說說是肏妹妹的小屄好還是肏媽的屄好啊,你更愛誰呀?」

大舅子無奈地奉承道:「當然是妹妹好了,妹妹又年輕、又漂亮、身材又好、又白,小屄水又多、又緊,當然是妹妹好唄。」這小子的嘴是抹了蜂蜜了,奉承起女人來是真有一套。果然,老婆聽的十分受用,格格笑了起來,玉手在哥哥的嘴巴上掐了一下,罵道:「就是,算你有見識,那你說媽都50了,你怎麼還要上呢?你是怎麼想的呀?」

大舅子笑道:「那還是青春期的時候呢,那時候手淫給媽看到了,就告訴我說手淫對身體不好,後來看我對性的渴望很強烈,因為考慮到憋著對身體不好,就用手幫我放出來,時間長了,慢慢的不滿足於手淫,終於有一次你和爸爸都不在家的時候,我就肏進去了……」

「那媽媽就讓你肏屄啦??那可是亂倫耶!」我心裏暗笑,你自己和爸爸、哥哥都亂倫,還要大驚小怪別人。

「媽當時說不讓了,但也沒太反抗,等到肏進去了,我覺得媽媽還挺享受的,那以後,就常常偷偷和媽媽肏屄了……」

「嘻嘻……看你又說漏了吧,還說就肏了幾次,原來是‘常常’,而不是‘幾次’……」

「這個……嘻嘻……」大舅子笑嘻嘻不說了。

「那爸爸知道你和媽肏屄了嗎?」又問到了關鍵問題。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覺爸是知道的……有一次,我聽見爸和媽做愛時,說起過……」

「說的什麼?」老婆追問起來。

「你真想聽啊?」

「當然了,快說,別總讓我問你才說,墨跡……」

「好吧,隱約聽到他們說咱們都大了,以後不能總這樣下去了,以後孩子都要結婚成家,讓人家知道咱家亂倫,怕會受到影響什麼的?」

「提到我了嗎?」老婆警惕起來。原本以為自己和爸爸上床媽媽不知道,現在看來怕是媽早就知道了。

大舅子看到老婆的神情,眼珠一轉,道:「沒提你,你今天要不是說漏了嘴,我還不知道你和爸的事呢?」老婆半信半疑,不再追問,鬼知道她在想什麼呢。

兩人聊著淫話,身體可是一刻也沒有停下肏幹,此時,大舅子已經到了射精的邊緣,只見他屁股連連聳動,大雞巴在老婆屄裏一陣沖刺,大叫著:「哦哦、……我來了……」雞巴一下深深頂入子宮深處不動,一股股的精液都射進了我老婆的陰道子宮深處去了。射精後的男人滿足地摟著他妹妹,兩個人都十分的快樂,然後大舅子安慰了老婆一會,就起身去沖洗,我急忙躺回沙發,聽到衛生間鎖門放水的聲音,老婆赤裸裸地下了床,來到客廳的沙發前,站了一會,忽然在我耳邊說了句:「剛才看夠了嗎?老公……」我猛然睜開了眼,看見老婆笑嘻嘻地看著我,「看別人肏自己老婆是不是可過癮了啊,老公,與其自己在外面手淫,怎麼不進來一起玩啊?」

我訕笑起來,原來我在外面偷窺老婆早就知道了,也難怪,我們對彼此的了解真是太深了,對方是怎麼回事,比對自己了解的都清楚。我拉過老婆的手,溫柔地說:「看到你們幹的那麼投入我就沒打擾你們,怎麼樣,幹的快活嗎?」

老婆笑道:「恩,可快活了,尤其是想到老公在外面看著老婆和別人搞破鞋自己手淫,就覺得特別起勁,嘻嘻」說著老婆坐進我的懷裏,分開腿,我看到老婆的小屄被肏的紅紅的,老婆說:「你看,我屄裏還有哥的精液呢。」說著,屄門一松,乳白色發腥的精液就從陰門流了出來,原來剛才老婆一直夾緊著陰門呢,老婆的屄功還是很厲害的,夾住了,精液就流不出來的,我看到了,急忙用手接住,老婆笑道:「你喜歡嗎?喜歡就吃了吧。嘻嘻……」我看到這一幕,感到無比的刺激了,把嘴巴貼到拉破的腿上接住流下來的精液,再移上吻上老婆的陰唇,老婆此時放浪地笑了,陰門放松,大股的她哥哥的精液都淌進我的嘴裏,我吃了幾口,感到粘滑和腥味,但我並不在乎,認真仔細地把精液都舔幹凈,然後,示意老婆湊過嘴巴,我們交吻著,老婆左右躲著不肯吃,我不依,把一半精液吐進老婆的嘴巴,兩人把精液在對方的嘴裏用舌頭攪拌著,吞咽進去。我低聲道:「這是你哥哥的精液,你還不吃?」

老婆也低聲道:「我這不是吃了嗎?」

我說:「剛才精液都射進你子宮裏了,會不會懷孕啊?」

老婆笑道:「懷孕就生唄,我給我哥生個孩子,老公你說好不好唉?」

我興奮地說:「好啊,要是懷孕了就生出來好了,那就是你們亂倫的小雜種了,呵呵……」

說的我和老婆都笑了起來,老婆用手摸了摸我硬挺起來的雞巴,問:「手淫放射出來了嗎?」

我說:「沒有呢?」

「那要不要肏屄呀?」

「要啊,我現在就像肏你的屄了,老婆」

「等一下,等哥出來我去洗洗的吧。」

「不,不用洗,我想就這麼肏. 」

「你不嫌臟啊,我屄裏全是我哥的精液呢。」

「那才好呢,我要籍著你哥的精液肏,這樣也許會更刺激。」

「變態呀你,嘻嘻……」

「快來吧,老婆,我都等不及了……」

「一會哥出來看見??」

「那就看唄,難不成你們兄妹亂倫可以公開,咱們夫妻肏屄反倒要偷偷摸摸不成?」

「嘻嘻……那就讓他看著好了……這回也讓他嫉妒嫉妒,哼……」看來老婆真的是深愛她哥哥的,否則不會想讓他嫉妒。我倒是覺得他們才是夫妻,我和老婆倒像是朋友。

老婆在沙發上躺下來,劈開雙腿,手指扒開沾滿她哥濕漉漉精液的嫩屄,對我說:「來吧,老公,這回輪到你了……」

我脫下褲子,握著直挺挺的大雞巴,籍著那精液的潤滑,把雞巴全根插入老婆的小屄,開始肏幹起來,老婆幽幽地嘆了口氣道:「你們倆這是輪奸我……」

我笑道:「是啊,你喜歡嗎?」

老婆吃吃地浪笑:「喜歡,能不喜歡嗎?嘻嘻……」

「那一會看你哥行不行了,要還能肏,我們倆就一起奸你。」

「那算不算輪奸啊?」

「現在叫法叫做3P」

「哦,是這樣啊,那我要5P,哈哈……」

「呵呵,那你能受得了嗎?別把屄肏壞了,我可舍不得呢!」

「嘻嘻,隨便說說而已,家裏人肏我還行,外人我可不敢讓他們肏我……」

「我的好老婆,你真是可愛死了……騷死了……」

「誰叫老公喜歡人家騷呢?嘻嘻……我就騷……騷死你們……」

「連爸爸都肏過你的屄,父女亂倫的事都幹出來了,這老婆我可不能要了……」

老婆聽了這話,眼圈一紅,眼淚忽然撲簌簌地流了出來,「老公,我知道我對不起你的地方太多了,我這樣的女人,你就是不要我了,我也毫無怨言的,你那麼愛我,我太對不起你了……」

我聽了,心裏慌了,急忙說:「老婆,我是開玩笑呢,你是知道的,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喜歡你開放自己,追求快活,而且你越是這樣,越是說明我老婆的魅力無人能比得上,我怎麼會不要你呢,我疼你還來不及呢,不要哭嘛,老公這輩子都不會放開你的手的,絕不放開……」一席話,說的老婆十分感動,破涕為笑,大眼睛深情地望著我,「老公,我也是,這輩子我都不離開你,離開了你,我寧可死去……」此時此刻的夫妻深情,是別人所無法理解的,我們溫柔地做愛,我的雞巴在老婆的屄屄裏面來回不緊不慢地抽送著,這是,衛生間的門開了,大舅子洗過了澡出來了,看到我和老婆在做愛,有些詫異,我和老婆同時望望他,曖昧地笑,他的臉一下紅起來,有心去客房,目光卻看著我們倆有些戀戀不舍的意味,老婆喊住他:「哥,別走,我想讓你看著我們,嘻嘻……好不好呀……」

大舅子聽了,臉轉向我,我知道是在征詢我是否同意,我對他笑道:「不行……」

老婆擰了我一把,我吃疼,急忙接著說下面未完的話:「不行,不能光是看著,還得幫幫忙,我這麼騷的老婆,我自己可滿足不了他呢,你得在我累了的時候接替我的工作,好好輪奸這小騷屄!啊!!」這下老婆擰的真用力了,大舅子聽了,一聲歡呼,脫了浴衣來到沙發前,看著我一下一下的肏著老婆的小屄,雞巴還沒勃起時,老婆一把捉過他的雞巴,放進嘴巴吃了起來,等到那根特大號的雞巴被弄硬後,我大舅子坐到沙發上,我把老婆捧著送到他懷裏,彬彬有禮地說:「大哥,請肏我老婆,你妹妹的屄吧!」然後大舅哥的雞巴再次肏入我老婆的小屄,而我則把老婆的屁眼充分潤濕,然後把套上安全套的雞巴肏進了老婆的屁眼,老婆兩個肉洞同時被肏幹,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這樣幹了一陣子,我倆做交換,由我來肏屄,他來肏屁眼,花樣翻新的愛,令我們三人都得到了無以倫比的快感!!

最後,我和她哥都把精液射進了老婆的陰道,我們三人,老婆在中間,我和她哥哥在兩側,三人擁上大被同眠,有了我們兩個老公的老婆,無比幸福地睡著了…

 

(1)

聽到大舅哥要來的消息,我便故意撤掉了客房的床,不為別的,只為了這樣一來,他就有機會和我們夫妻睡一張床了,那麼我渴望老婆和她哥哥亂倫的願望就有可能實現了。開始並沒有和老婆溝通,但我猜想她心裡也多少起了疑心。晚上,我們三人少喝了一些酒,等到就寢的時候,我裝作恍然大悟狀,說道:「忘記了,忘記了,客房的床被單位小李借去用了,大哥,要不你就和我們在一張床上將就一宿吧。」

「不用了,我還是睡沙發吧。」

「那怎麼可以呢?要不我睡沙發吧。」兩人謙讓起來,老婆也說她要睡沙發,最後三人謙讓的結果是,誰也不睡沙發。

「反正都是一家人,要不咱們三個在一床擠一宿吧?」老婆最後說道。大舅哥不好再推辭,於是取來被子,三人並頭睡,我故意借口睡不慣中間,讓老婆在中間睡,這樣,她就挨著她哥哥了,躺下後,很長時間誰也沒有睡,靜靜的,我趁來回翻身的機會抱住老婆,用手撫摸她的乳房,老婆的氣息有點粗,她哥不知是真睡假睡,起了鼾聲,於是我和老婆脫光了衣服,我用手開始摸老婆的屄,老婆聽到她哥似乎睡著了,膽子大了點,嬌喘聲帶了點嬌聲呻吟,一邊用小手握住我的雞巴來回擼動,我手指探入陰戶,感覺老婆濕了一大片,心想機會差不多了,就借口說累得很,翻身欲睡,老婆已經動情,但有哥哥在旁不好意思向我求歡,見我收手,也只好作罷,但一隻小手卻抓住我的雞巴不肯放手,我知道老婆現在身子一定癢得很,小屄一定倍感空虛,渴望雞巴的插入,偏偏不能給她,我心道:「老婆,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對不住了,我也是為了讓大哥他能有機會佔有你這做妹妹的身子啊。」想到這,我故意推開老婆的手,小聲說:「老婆,你往那邊點嘛,好擠啊。」邊小聲說,邊把她往她哥哥那邊推,老婆這時慾火中燒,但還發作不得,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心裡一定別提多癢癢了,我這個老婆是很騷的,這點我是瞭解的,我想今天這樣的條件下,如果她哥要肏她,她一定不會拒絕的。想到這,我在她耳邊小聲說:「老婆,你想要雞巴了吧?」「嗯……」

「那讓大哥肏肏你吧?」平時我和老婆經常玩角色扮演遊戲,也曾經我扮作大舅哥肏她,而她高聲叫著她哥的名字達到高潮,(想起那時候,我一邊肏老婆的屄一邊問:「誰肏你呢?老婆。」「是哥哥啊,是哥哥肏妹妹的屄呢。」「哥哥是誰呀?」「哥哥是孟剛啊」「那哥哥孟剛肏妹妹誰的屄呀?」「啊……哥哥孟剛肏妹妹孟玲的屄呢,肏的妹妹爽死了,啊,哥哥啊,孟剛的大雞巴肏妹妹孟玲的小屄好美啊,好爽啊……和哥哥亂倫的感覺好爽啊,老公!」我們經常這樣假裝老婆和她哥哥亂倫性交的場景,每次都覺得老婆特別的浪,水特別多,特別容易高潮,事後又羞澀不已,我想時間久了,作為一個女人肯定是有了和她哥哥亂倫的渴望的)這時聽我這麼說,害羞的聲音都顫抖了,「你要死啊,真的要我做啊?」

「真的,老婆,把我們的夢想變成真的吧,求你了,去吧。」

「恩……我不嘛,老公,這可真是亂倫啊。你讓我……做呀?」

「機會難得啊,老婆。」小聲說完,我小心地掀開大舅哥的被子,把老婆光溜溜的胴體推進去。老婆一看已經如此,無法再拒絕,況且慾火正炙,只好假裝睡迷了,鑽進她哥哥的被窩,嘴裡小聲喃喃著夢囈:「嗯老公,抱我嘛!」呢喃著,翻身衝著她哥,玉臂和玉腿都半搭了上去。呵呵,反正是半夢半醒,人對自己的行為也不太清醒,即使抱錯了人,也有借口,她哥也沒法怪她,我暗讚老婆此舉聰明。就算被拒絕也留了退路,不至於令自己顏面掃地。

 

我翻身下地,嘴裡嘟囔著:「這酒喝的,上趟廁所。」起身下地出門,卻不去廁所,只是在門外監視著,我剛一出來,就見老婆已經和他哥摟在一起了,他哥假裝翻身,嘴裡假裝夢囈著什麼,卻有意無意地把個妹妹的身子抱住了,我一看,心裡一寬,看來她哥根本就沒有睡,只是在裝睡,摸到了妹妹如花似玉的身子,也是按耐不住春心了!老婆這時只是不睜眼,嘴裡呢喃著:「老公……」便和他哥抱在一起親暱起來,兄妹倆又是親嘴又是撫摸,他哥倒也聰明,嘴裡也是夢囈著大舅嫂的名字:「啊,麗梅……」(彷彿都是在夢中,那麼所作所為就屬於身不由己了嘛!)這倒也是兄妹互相遮羞的方法。

老婆的手伸進了她哥的褲衩,一把握住了她哥的雞巴,那大雞巴不知何時已經變得奢稜露腦,又粗又大了,她哥則俯身抱住妹妹的細腰,嘴巴含住那迷人的乳頭吸吮,吧唧吧唧有聲,大手在妹妹光溜溜,軟綿綿的屁股上來回的摸!老婆翻身便騎了上去,一下脫了他哥哥的褲衩,濕淋淋的火熱陰門將勃起大雞巴龜頭頂入,屁股一沈,整根大雞巴全部插入陰道,然後兩人快速地翻滾著肏了起來!

看了一會,我想我也該回床上去了,一來可以近距離感受他們兄妹亂倫的刺激,二來門外也有點冷,於是我故意向遠走開幾步,大聲咳嗽了幾聲,假裝剛剛如廁回返,推門進屋,只見兩人已經分開,她哥臉朝牆假睡,老婆臉朝向另一側,我裝作若無其事地上了床,手伸到老婆的胯下摸了摸,老婆瞪了我一眼,去推我的手,我衝她曖昧地一笑,便扭頭裝睡,一邊用屁股往那邊拱她,示意她可以繼續搞,過了一會,我便打起了「呼嚕」。

然後我假裝翻身,臉衝著他倆,半瞇著眼睛邊打呼嚕邊暗中偷窺看他們怎樣做愛。

過了一會,看看我可能是睡熟了,兩人又湊合到了一起,這回大舅哥側身搬住了老婆的屁股,小心地把雞巴從後面插進她妹妹的肉洞,我知道這樣插要求雞巴必須是很長的才可以,否則容易脫漏,可是只見他聳動屁股連連抽送,並沒有脫出的想像,心想他的雞巴倒是很長啊!他肏的很小心,盡量不發出肉體撞擊的啪啪聲。老婆面衝著我,知道我沒睡,卻不方便看我,但被她哥肏的舒服了,呻吟聲卻大起來,他哥哥看不到我,我就用手去摸老婆的奶子,老婆看著我眼神示意不要我那樣,怕被她哥發現了,我摸了幾下,衝她笑笑,便收了手,繼續觀戰,又有一會之後,她哥看我不醒,膽子漸漸大了起來,把老婆壓在下面,採用男上女下體位抽送起來,這時我聽到他嘴裡已經不叫麗梅,而是興奮地叫著妹妹的名字:「玲兒啊,妹妹,啊……」

老婆也興奮地叫開了:「哥哥,啊,啊,啊」只是聲音都是不出聲的,只有在身邊才聽得到。兄妹肏了幾百下後,在他哥哥一陣粗喘聲中,屁股連連聳動了幾下,顯然是射了精,射進他妹妹的子宮裡,老婆不知何時準備的手絹,高潮之後雞巴抽出,老婆以手絹擦拭了她哥的雞巴和自己陰道流出的精液,她哥倒是憐惜地抱著自己的妹妹安撫了好一會,又是親又是撫摸的,令我也感到十分欣慰,哥哥十分疼愛妹妹的,老婆在他哥的懷裡有些發呆,「哥,」說了句哥,也不知道下面要說什麼,就依偎在他懷裡不動,這樣過了會,老婆下床去衛生間清洗,他哥也跟著出去了,我急忙跟過去看見衛生間的燈亮了,浴霸已經打開熱風,老婆在洗下體,他哥哥手裡拿著蓬頭在伺候老婆沖洗,一會又換了老婆拿蓬頭給他哥沖洗雞巴。兩人小聲在交談著什麼?一會,老婆露出笑容,似乎他哥逗她開心了,她用手去推他哥一把,他哥乘機又把她攬進懷裡親暱,老婆便依偎進他哥的懷裡,手攥著他的雞巴輕輕地把玩著,,他哥低頭吻住老婆,兩人親了一會,看看身上干的差不多了,就相攜著走出來,我急忙回屋上床鑽進被子,不一會,兩人上床各自躺好,這回大家都真正的進入了夢想。

第二天早上起床,大家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是老婆在我和她哥的面前有些面紅耳赤羞答答的感覺,簡單吃過了早餐,他哥哥就告辭了。送走了大舅哥,我看老婆的臉紅紅的,眼眶有些濕濕的進了臥室就躺在床上了,我跟著進去,在身邊躺下,溫柔地把她抱住,老婆轉過身來,眼睛紅紅地看著我,我在她的嘴唇上親吻著,小聲問:「怎麼了?親愛的?」老婆說道:「老公,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

「說什麼傻話呀?」

「我昨晚那樣了,你還會愛我嗎?老公?」

「哪樣了呀?老婆」我故意裝傻,看老婆怎麼反應。果然老婆給我一拳,罵道:「昨晚上的事啊,你是豬啊?裝什麼傻呀你?人家……人家都和哥哥亂倫了啦……」

「哦,原來是這個呀,我當時什麼事情呢?這有什麼的呀?你放心,老婆,這件事一開始就是咱們倆都商量好的嘛,我怎麼會怪你呢?相反,你為了我做出這麼大的犧牲,老公感激還感激不過來呢?我要是因此看不起你,那我成什麼人了?不成了過河拆橋、說話不算了嗎?你說是不是?」

老婆聽我這麼說,破涕為笑:「就是嘛,都是你,害的人家做出這種事情來,你最壞了。」

聽到女人這麼說的時候,就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在怪男人,而是在撒嬌了。

「那你說說,昨晚上的事情是不是特別刺激?」

「哼,反正都怪你,把人家往別人懷裡推。」

「那你說刺激不刺激呀?再說大哥也不是外人嘛,這回終於幻想成真,你也不感謝我呀?呵呵」

「感謝你個鬼呀,你這死色鬼,你倒是滿意了,人家可是背上了亂倫的罪名呢。」

「那你怎麼不說也享受到別人沒享受過的極樂了呢?不過說真的,你哥的雞巴怎麼樣啊?是不是很粗很長啊?跟老公比怎麼樣啊?」

老婆聽了,笑罵道:「你這個豬,原來你跟蹤我們呀,我可告訴你人家還沒調整過來心態呢,你就知道問這個,沒人告訴你!」

我抱過老婆親了個嘴,笑道:「還調整什麼呀?老公支持還不夠啊?這最關鍵的人都調整好了就行了唄,還有啥調整的呀,嘻嘻。」老婆禁不住我的開導和軟磨硬泡,終於悄悄告訴我說他哥的大牛子可粗可長了,肏得她深入子宮,別提多刺激了,我又問她在衛生間和她哥說了什麼,還說笑了,老婆笑道:「你還自作聰明呢?其實哥早就看出來你昨晚想讓我們兄妹倆亂倫,故意安排咱仨睡一起,給我們創造機會,還說你這人好、大公無私,以後要好好報答你呢!」

「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報答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嘻嘻,看你那王八樣吧,大哥可說了,想學你,也製造機會給你和大嫂撮合到一起呢,那樣的話以後大家就誰也不欠誰不說,還可以增加許多生活的歡樂呢!不過,既然我老公這麼不要報答,那這事我看就算了……」

「別別別,嘻嘻,大哥真是這麼說的嗎?我倒覺得好意應該領,不領也不好……」

「嘻嘻,看你那色樣,怎麼,想大嫂了呀?咦?你這傢夥不會是為了搞大嫂才在昨晚把我和大哥往一起整的吧?」

「那怎麼可能呢?我哪知道你們哥倆說什麼呀?」

「那倒也是啊,不過你可不許自己搞大嫂,要搞也得經過我和哥批準……」

「遵命!老婆大人,呵呵。」

「嘻嘻,你幹什麼?人家身子還累著呢?」

「不管,現在不肏你,我就得憋壞了,我要接著你哥的牛子,肏肏他漂亮的小妹妹!」

「不要啊!……」

(2)

當老婆當著我和她哥哥的面脫光了全身的衣服時,那玲瓏剔透雪白皮膚和凹凸有致的優美曲線立刻展現在我們這兩個色狼面前,我看到她哥看到自己小妹妹的裸體,眼睛睜得通紅,貪婪的目光仿佛已經在妹妹的身上撫摸著了,老婆第一次被自己的親哥哥看了裸體,那種羞臊就不用提了,想到即將發生的亂倫行為是被世俗所不恥的,心裏更是如同小鹿一般跳個不停,她羞紅了臉蛋,聲音顫抖著嬌嗔著「你們倆真煩人……人家不來了嘛……嘻嘻……你們好壞啊……」我此時已經興奮到了極點,感覺喉頭都發緊了,那即將發生的兄妹亂倫的,正是我親愛的老婆啊!以後她就是個亂倫的女人了!而我,就要被大舅子戴上綠帽子、成為名副其實的活王八了,心裏真是又羞憤又興奮,這真是不能忍受的事情啊,刺激到了極點!大舅哥看看我,我示意著他,我們倆也開始脫衣服褲子,不一會就都脫光了,大舅哥胯下那根大雞巴此時已經硬邦邦的勃起了,他的雞巴很白,勃起後的龜頭撐開包皮滾圓的漲突,呈現通紅色,雞巴筆直圓滾,不愧是美男子,雞巴都這樣的漂亮,就連我看了都忍不住暗自贊嘆,勃起的大雞巴比我的雞巴要長一點、也更加的粗大,我老婆看見他哥哥的裸體,更加的害羞了,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她看見自己哥哥的大雞巴暴露在自己的面前,又是如此的粗大,顯然受到了震撼,眼裏充滿的喜愛的神色,我想她一定在心裏想:這麼粗大壯碩的哥哥的大雞巴插進自己的小屄裏一定是非常的脹滿和快活的!她目光逃避著哥哥的大雞巴,但又依依不舍的一眼一眼的撇著那裏!目光又嬌羞又渴望的,我看了如此香艷的場面,再也忍不住了,我們今天要拋開一切世俗的道德,進行瘋狂的亂倫交合!!我嘴裏叫著:「哦!老婆,我最親愛的寶貝兒!快看啊,看大哥多棒啊,雞巴比老公我的還粗大呢,你還等什麼呢?快讓你哥抱抱你的身體啊,難道你不想嗎?還記得你無數次的幻想過的事情嗎?幻想和哥亂倫!現在終於就要實現了啊!快把你美麗的肉體奉獻給你的親哥哥吧,然後盡情的體驗這無以倫比的亂倫快感吧!!」老婆聽到我的鼓勵,仿佛一下子也鼓足了勇氣,一具軟綿綿的雪白肉體軟軟的靠在了他哥哥的身上!臉上滿是淫媚的表情!而我那早已欲火中燒的大舅子也是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妹妹的身體,男人和女人那兩具健美的肉體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兄妹倆那焦渴的紅唇一下就緊緊的吸在了一起,貪婪的親吻起來!老婆嘴裏嚶嚀的叫著:「啊!!哥!吻我吧,我愛你!哥哥!我們……我們……亂倫吧!!!」

大舅哥也嘶啞的聲音回應著:「啊!!老妹!哥也愛你!哥好早就幻想和你做愛、和你肏屄、和你亂倫了!!讓我們亂倫吧!!給你老公看著,我們做給他看!!啊!啊!」說完,一雙大手在我老婆、她妹妹的全身瘋狂的四處揉捏著、愛撫著!這對亂倫的兄妹就像一對野獸一樣瘋狂的在對方的全身撫弄著!!發洩著熊熊的欲火!!

老婆伸手握住了她哥的大雞巴,小手攥住雞巴套弄著!「啊!哥啊!這是哥哥的雞巴啊!今天妹妹終於摸到了!哥哥,想死妹妹了!妹妹要啊!妹妹要哥的雞巴啊!我的大雞巴!我的大雞巴啊!哥!大雞巴哥哥!我的大雞巴親哥哥!啊!!

快來!快給我!妹妹要哥哥的雞巴肏進妹妹的小浪屄!!啊!我的屄啊!好想被這大雞巴桶啊!哥哥!來!快來!來肏妹妹的小屄,來肏屄吧!啊!我們亂倫肏屄!亂倫!亂倫!啊!亂倫!肏屄!啊!肏屄!肏屄!啊!來吧!來肏屄!

「大舅哥嘴裏瘋狂的叫喚著:」啊!我的親妹妹啊!哥哥也好愛你啊!你真美!

哥的大牛子早就硬了!你看,哥的大雞巴是不是比阿明的雞巴還粗大啊!哥哥現在就肏你的屄!現在我們就亂倫!我們不要臉了,讓那些虛偽的臉面見鬼去吧!

我們亂倫!要亂倫!哥的雞巴好漲啊!來了,就來了,來肏妹妹你的屄了!啊!

我們亂倫了!!啊!亂倫的感覺真美啊!真好啊!我們肏屄了!當著你老公的面亂倫給他看看,看我們多不要臉啊!多不知羞恥啊!太好了!太刺激了!啊!啊!

啊!」

 

看著老婆和他哥如此的放浪著做愛,真是無以倫比的享受!我的雞巴漲的生疼!

勃起到了極點!我用手當著他倆的面飛快的擼動著雞巴,手淫著!老婆看著我,沖我輕蔑地笑著,淫浪地說:「老公,你看你這個活王八啊,你老婆我搞破鞋呢!

而且還是和我親哥哥搞!是亂倫!看把你興奮的!你老婆我亂倫你都受得了啊!

嘻嘻!不愧是天生的活王八啊!怎麼樣?老公,戴綠帽子的感覺爽嗎?看著老婆被別人的雞巴肏屄你是不是感覺特別的羞恥啊!嘻嘻!這可是你允許的啊!

別後悔啊!」

我笑著說:「不後悔!你們兄妹倆真是淫蕩啊!兄妹亂倫搞破鞋!真是太不要臉了啊!我這個活王八當得值啊,大哥!我求你了!快肏你的親妹妹的屄吧!

我老婆的小屄就適合你這根粗大的大雞巴肏,我的雞巴太小,真是委屈她了啊,你快肏我媳婦、你老妹吧!用你的大雞巴給她的小屄來來回回的捅!一定能讓她舒服死!你們亂倫吧!我甘願當王八!當活王八!綠毛龜!「說完,特意從衣櫃裏拿出我新買的那頂綠帽子戴上,說:」你們看,我戴這綠帽子好看不好看,像不像個活王八啊?「說完,摟抱在一起的老婆和大舅哥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氣氛一下子融洽起來。老婆笑嘻嘻的點了我的鼻子一下,媚笑道:」還別說,老公,你戴上這頂綠帽子,還真像個活王八的樣子了!嘻嘻!不過,你這綠帽子是我哥給你戴上的,你自己戴不算數,哥,你給他戴上,大舅哥給妹夫戴綠帽子嘍,嘻嘻!「

我對老婆豎起大拇指,稱贊道:「對!還是老婆想的周到,既然是老婆你和大哥搞破鞋了,那這綠帽子就應該是大哥給我戴的,大哥,那你就給我戴上吧!」

說完,把綠帽子交到大舅哥的手裏,大舅哥整整帽檐,端端正正的給我戴在了頭上,笑道:「怎麼樣?這回是我親自給你戴的綠帽子了,我和你老婆搞破鞋了,我給你戴了綠帽子了,感覺到了吧?」

我笑道:「感覺到了,大哥,這回是你給我戴了綠帽子,我可真當上了名副其實的活王八了,真爽啊!謝謝大哥了,那麼接下來,你就快肏我老婆、你妹子的屄吧!」「好,我現在就和我妹妹亂倫!不過,妹夫你也得幫幫忙啊,你這麼喜歡當王八,就給我在肏你老婆的時候打打下手吧,好不好呀?」「好!我也正有此意啊!」「那妹夫,咱們這樣,你有什麼好的提議或玩法就說出來,我現在發現你的意淫水平真的不是一般的高呢!呵呵!」老婆接過話來,笑道:「他呀,就這方面能瞎琢磨,那思想可騷了,當王八都能當出花來!嘻嘻!」大舅哥道:「阿明這是學問深,還有大公無私的精神,你攤上這麼好的老公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啊,老妹,你可一定要好好珍惜呀!」老婆笑道:「我知道,哥,人家可疼他呢,他有這愛當王八的淫妻嗜好,人家這不也在滿足著他嗎,他還喜歡讓我亂倫,這不,也都聽他的,這不都和你亂倫了嗎,人家最愛他的!」大舅哥道:「這就對了,這樣咱們大家都快活!!真是一舉多得啊!」我聽了這話,心中歡喜,為了進一步得到刺激,我加入進來,我抱起老婆的身子,像把尿一樣的扒開老婆的雙腿,把老婆的小屄完全展現在她哥哥的面前,興奮地說:「大哥,你看啊!這就是你親妹子的小屄屄,你看陰毛很稀少,陰唇的肉多嫩啊!」說完,把老婆放在我的腿上,騰出手來扒開老婆的陰門,露出裏面小陰唇的紅肉給她哥看,老婆羞得滿臉通紅,把自己最隱秘最寶貴的地方暴露在自己的親哥哥的眼前是何等的羞恥啊!然而卻也是無比的刺激啊!,大舅哥腆著臉,不害臊地仔細的欣賞著妹妹被扒開的小浪屄,嘴裏顫抖著聲音說:「這就是妹妹的小屄啊!好美啊!哥哥第一次看自己妹妹的屄呢,太好看了,我好想舔舔這裏啊!」我說:「好吧,那你就舔舔自己親妹妹的小屄吧!」大舅哥聽到我的允許,貪婪地把整張嘴一下覆蓋到妹妹水靈靈的嫩屄上,舌頭在小屄裏裏外外的舔了起來,一邊舔吃,一邊吸吮!嘴裏不停地贊美:「真好吃啊!妹妹的屄真甜、真香啊!!!」老婆被親哥舔了屄,美得直顫抖,嘴裏叫著:「啊,哥啊!妹妹好爽啊!舔的人家小屄美死了,啊啊啊!嘻嘻!哥舔老妹的屄哩,哥真會玩啊……哥,老妹也想舔哥的大雞巴……」

大舅哥急忙站起身,挺著大雞巴送到妹妹的面前,老婆一件,小手急忙握住大雞巴,小嘴湊過去就親了一口,然後就把著大雞巴放進嘴巴裏,來來回回的吸吮,又舔又親,喜歡的不得了!嘴裏還叫著:「啊!這是哥哥的大雞巴啊,真好吃啊,老公,你快看啊,我哥舔我的屄,我也舔我哥的牛子啦,嘻嘻,你也過來,我也舔舔你的牛子。」我一聽,急忙也把勃起的大牛子湊過來,老婆一手一支,左右握住我倆的雞巴,一會吸吸這個,一會舔舔那個,舍不得放手,一會試著把兩根雞巴都放進嘴裏,卻發現放不下,老婆頑皮地把我倆的大硬牛子往一起磕,笑道:「你們這兩根大牛子磕一下,看看誰的牛子硬,嘻嘻」

一會又把牛子並排貼在一起,讓牛子和牛子來回摩擦著把玩,再不就用你的牛子頂頂我的睪丸,我的牛子頂頂你的屁溝,總之,我倆的牛子都成了她的玩具!

這麼玩了一陣子,大舅哥的牛子越發的粗大了,老婆命令我:「老公,你來舔舔我哥的牛子,然後我就要讓這根大牛子肏我的小騷屄了。」我得令的接過大舅哥的雞巴,低頭含住了大舅哥的雞巴,用舌頭在龜頭的肉稜子上來回舔,另一只手扒開老婆的小屄,舔一會他的牛子,再轉過來舔舔老婆的屄肉,然後把大舅哥漲到極限的雞巴頂住老婆的扒開的屄肉,一推,大牛子就插入了老婆的屄裏,老婆有些絕望地看著我,說:「老公,這回,人家真的和親哥哥亂倫了啦。」我鼓勵道:「放心吧,我喜歡你這樣做的,你知道,我一直都渴望你搞破鞋、亂倫,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得到快樂!亂倫吧,老公百分之百的支持你!!」聽到我這樣的鼓勵,老婆就放心地和她哥哥肏了起來,只見大舅哥的大雞巴在老婆的屄裏來回飛快地抽送,把屄裏的嫩肉翻進翻出,煞是好看,老婆給大雞巴幹的美了,忍不住叫床了:「啊,哥哥啊!我的親哥哥啊!我那會肏屄的大雞巴親哥哥啊,我那亂倫的好哥哥啊!妹妹的小屄給哥哥的大雞巴幹的好美啊!我的親雞巴,親漢子啊,哥,妹妹的屄浪死了,我的親雞巴啊!大雞巴啊!亂倫的感覺好美啊!我們要天天亂倫,天天肏屄啊!我的屄啊!我浪死了的屄啊,被大雞巴、親雞巴幹死了啊!哥哥,我的哥哥啊,親哥哥啊,壞哥哥啊,亂倫,嘻嘻,兄妹……亂倫嘍!

哥哥,你喜歡不?喜歡亂倫不?喜歡肏妹妹的小屄不?哥,你的雞巴美不美啊?

妹子可美了呢,啊哦,哥喜歡亂倫不?哥,喜歡和妹子亂倫不?嘻嘻……我要和你亂倫!天天亂倫!哥哥,人家老公都叫人家和你亂倫的,嘻嘻,亂倫好美呀!!

哥喜歡不?我們倆亂倫一輩子好不?妹妹給哥哥生孩子好不?嘻嘻……「大舅哥聽了妹妹細聲浪語的叫床聲,更刺激了,雞巴幹的更起勁了,嘴裏也叫著:」

哥喜歡妹子啊!喜歡和親妹妹你亂倫!啊,我的親妹妹啊,你的小屄怎麼這麼美啊,哥哥的大雞巴好舒服啊,妹妹,我的親親小屄啊,小浪屄啊,我的妹妹的屄啊,哥要和你亂倫,哥哥愛你,愛死了!我的小屄啊,親屄啊!亂倫好美,雞巴好美啊,我要亂倫,要亂倫啊,我們兄妹亂倫了,我好快活啊,我的雞巴啊,大雞巴好美啊,我們亂倫快樂啊,妹夫,你也祝福我們啊,祝福我們亂倫快樂,好不,我們兄妹亂倫真美啊,我的親屄啊,親妹子屄,老妹啊,小浪屄啊!屄屄!

我的屄屄!亂倫屄!亂倫雞巴!亂倫屄啊,妹子給我生孩子吧,生個亂倫的孩子啊!

媽媽啊!你是我的親媽媽啊,妹妹,給哥哥當親媽吧,媽!媽!屄真美啊,媽,你就是我媽!是我親媽!啊啊啊!「老婆一聽,也興奮極了,浪笑道:」嘻嘻,妹子給哥哥當媽嘍,哥哥,你是我的親兒子啦!嘻嘻,親兒子是從媽媽的小浪屄生出來的,嘻嘻,現在又回來肏媽的屄哩,嘻嘻,媽的老兒子,這下更亂倫了,兒子肏媽,真不要臉啊,嘻嘻,天打雷劈嘻嘻,你怕不怕啊?嘻嘻,亂了人倫哩,會肏媽媽小屄的大雞巴兒子,哥哥,大雞巴哥哥,兒子!大雞巴兒子!老公,你看啊,我是哥哥的親媽了,嘻嘻,現在,親兒子在肏親媽的屄呢,亂倫了,亂倫啦,我的親雞巴!大雞巴!啊!雞巴啊!我的雞巴啊!!肏屄啦!肏屄啦!

我的屄屄啊!屄!屄!我的屄!!嘻嘻!!屄!!老公,你也過來呀,過來仔細欣賞我們的亂倫啊!你不是最喜歡看了嘛,來呀,來看啊,看我們多不要臉啊!

嘻嘻,看我親哥用大雞巴捅我的屄呢,你看我們肏的……我們真的肏上了啊!!

我們亂倫啦!!嘻嘻!「我過來把雞巴送到老婆手裏讓她玩,嘴裏也叫著:」我看見了,我都看見了,你們倆亂倫了,真好看啊!真美啊!亂倫的場面好美啊!

我的亂倫老婆!你和你哥哥搞破鞋了,我是活王八啦!啊!當王八的感覺好美啊!

你們肏吧,大哥,用力用你的亂倫大雞巴肏你妹妹的屄吧!把你的精液也射進你妹妹的浪屄吧,讓我老婆給你生孩子吧,啊,我爽死了啊!!你們這對狗男女,亂倫的騷雞巴和騷屄啊!!你們這對搞破鞋的亂倫兄妹啊!「老婆聽了我的叫喚,笑嘻嘻的說:」活王八老公,看把你美的,就那麼願意看我哥的雞巴肏我的屄呀?

看我倆亂倫你就那麼舒服啊,老公,你真大方啊,我的活王八老公,來!讓老婆摸摸你的王八蓋兒,嘻嘻「說完小手撫摸起的戴著綠帽的腦袋,笑道:」恩,我老公這王八蓋兒還真硬啊,嘻嘻,是不是啊,哥?「大舅哥也笑道:」是啊,妹妹你找了個活王八老公真好,要不我上哪能肏到我親老妹你的小屄去呀,嘻嘻,我的活王八妹夫,嘻嘻!「說完也撫摸了我的頭幾下,我心裏的受用就別提了,忍不住要為她倆服務的沖動,於是湊到他倆的交合處,用舌頭舔雞巴和屄的交合處,大舅哥的雞巴抽出來在我的嘴裏插了幾下,我就含住雞巴頭猛吸幾口,又再度插進老婆的騷屄裏去,我舔著老婆的陰蒂這讓老婆又淫水狂流了一回,肏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後,大舅哥一聲狂吼,雞巴飛快地聳動幾下,猛地頂住屄心子,身體一哆嗦,一股股的精液就射入了他妹妹、我老婆的陰道,他大叫道:「妹子、妹夫,我射了,啊!射了,好爽!」叫完,抽出了雞巴,我一口含住他的雞巴,聞著那股強烈的精液的腥味,讓他的雞巴在我的嘴裏繼續跳動,抽搐,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我的嘴裏,我貪婪地吮吸著,這個和我老婆一奶同胞的男人的精液,並咽了進去,我感到雞巴一點點的變軟了,仔仔細細地舔幹凈大舅哥的雞巴,大舅哥感激地抱住了我,嘴巴吻到我的嘴上,貪吃著他自己的精液,老婆也湊過嘴巴,我們三人互吻到一起,分吃著精液!!我看到老婆的屄裏流出了一股她哥哥的精液,再也忍不住了把嘴巴吻到老婆的屄上,舔那些精液,老婆笑道:「活王八,你也不嫌臟啊,我哥的精液你也吃啊,你是不是因為愛我,也連帶愛上我哥了呀,你們倆看上去就像在搞同性戀呢,嘻嘻。」大舅哥也笑道:「什麼叫像搞同性戀啊,我倆嘴也親了,雞巴也吃了,這不就是同性戀嘛,不過感覺也不錯,呵呵!」老婆又說:「王八老公,你看我屄裏,我哥的精液還這麼潤滑呢,你不是想籍著我哥的精液的潤滑肏我的屄嗎?那就來呀,穿我哥的破鞋來呀,嘻嘻」

我聽了再也按捺不住了,漲的生疼的大雞巴一下就插入老婆那剛被大舅哥肏過的騷屄裏,由於她哥的雞巴比我的大,肏了這麼久,屄門有些松的感覺,忍不住道:「大哥,你把小玲的小屄插得有點松了呢,呵呵」老婆道:「那是自然了,人家我哥的雞巴多粗大啊,你現在插進來,我都快感覺不到你雞巴的存在了,嘻嘻」大舅哥笑道:「有那麼誇張嗎?哈哈,」說完大家都笑了,我此刻再肏老婆屄,那種舒爽的感覺簡直是無與倫比的!肏了一陣子,大舅子的雞巴又插入了他妹妹的小嘴,經過老婆的含啯,第二次勃起了,於是我從老婆屄裏抽回了雞巴,讓給他肏幹,他肏一會再讓回給我,我們兩個輪奸著我的老婆,老婆的屁眼我把它奉獻給了她哥哥去開了苞,我們兩根雞巴在老婆的屁眼和騷屄輪流的奸幹!小玲的快活到什麼程度各位看官你們自己去想象吧!!!最後,我倆幾乎同時射了精,老婆的屄裏夾著我們倆人的混合精液,滿足地笑了!這次做愛我們三個人都滿足極了,我們也不穿衣服,都光著腚,清洗一下後,老婆躺在中間,我和大舅子一左一右擁著我們共同的老婆休息。大舅子說:「明天我回家和你嫂子麗梅商量一下,讓她也參加進來,那是多麼快活的事情啊!我也要當王八,也讓阿明給我戴上一頂綠帽子,呵呵」老婆趴在她哥哥的身上,笑嘻嘻地說:「怎麼,哥哥也想當活王八啦,你們男人啊,現在可真奇怪,以前的人要知道自己當了王八,那痛苦的都不行了,現在可好,想方設法的把老婆給別人玩,都願意當活王八了。」

我笑著從後面環摟過老婆的細腰,下陰貼著老婆軟綿綿的屁股,說:「這事時代的進步啊!這就叫做搞破鞋光榮!偷人養漢有理!誓死將亂倫進行到底!」

大舅哥也笑道:「對呀,老公不給人家玩,哪裏能有好人緣?老婆不給人家幹,生活早晚要完蛋。」老婆前後被我倆貼著,也笑嘻嘻的摸著我倆的腦殼說:「這要想生活過得去呀,你們的這裏就要頂片綠!!」說完三人都笑了起來,不覺一陣倦意襲來,三人沈沈睡去。

(3)

我一進家門,就看到了精彩的一幕,老婆小婉臉朝著門口,全身一絲不掛地跪在客廳的沙發上,她哥哥明倫站在她屁股後面,正勤勤懇懇地在一下一下地肏著妹妹的小屄,老婆的嘴裏發出無比誘人的叫床聲:「啊……哥哥……使勁肏我……好美啊!……用力!……大雞巴幹的妹子好爽!……」看到這一幕,我不由得感到窩心,我這個純真的老婆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蕩婦,現在她對性欲的渴求越來越強烈了,甚至把她的親哥哥也拉上了床,做出來了這種兄妹亂倫的勾當,而她已經完全沈迷其中,對此真是樂此不疲。看到我回來了,正在享受雞巴肏幹的老婆止住了嬌聲,星目迷離地看了看我,沖我笑了笑,臉有些害羞,低下頭,沒說什麼,站在她身後賣力幹屄的大舅哥明倫尷尬地沖我笑笑,想說什麼,又覺得沒話可說,訕紅了臉,嘴裏喃喃地道:「回來了,家駿……這個……我們……不好意思啊……」

真不知道他想說什麼?有心停下來,還有些不舍,畢竟正幹在興頭上,我看到氣氛有些尷尬,心裏反倒有些過意不去,感覺自己回來的有些不是時候,轉身要走,老婆急忙叫住我:「老公,別走嘛……」又回身對她哥惶急地說:「你快停下來嘛,快把你那根雞巴抽出去呀……」大舅哥很不情願,無奈地,只得聽從妹妹的吩咐從小屄裏拔出了雞巴,那根雞巴還漲的硬邦邦,又粗又大的沾滿妹妹晶瑩的淫水,顯然還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洩,我心裏知道那種滋味,男人肏屄肏到一半停下來是非常難受的,「要不你們繼續吧,我去做飯……」

老婆這時已經拿了睡衣披在身上,又把一件睡衣扔給她哥,「你也穿上吧,當心著涼。」話語中還是充滿了關愛的,兄妹嘛,畢竟感情是很深厚的,我看到大舅哥披上了我的睡衣,下面還支起著「帳篷」,心裏感到有些窩火,又不好發作,心裏想:你穿我的睡衣,肏我老婆的小屄,有一天我也要還回來的。老婆攬住我的手臂,眼中有種愧疚的神色:「我去做吧,對不起啊,老公,我在家都沒準備好晚飯。」

「沒關系的,我去做,你……陪大哥聊聊吧……」說完,我進了廚房,老婆跟了進來,邊走邊回頭說:「他不用我陪,你自己看電視吧哥。」我知道老婆此刻的心情,因為和哥哥這樣做愛,我心裏一定有些不舒服,所以這個時候一定要先舍棄哥哥,陪在我身邊,好好的安慰我,表現出對我的一往情深。我當然明白,也不反對,我們倆就開始配合著準備晚餐。我沒說什麼話,老婆卻是不停地輕言軟語,小心遞話,並且跑前跑後,遞這個拿那個,處處表現的又乖巧又伶俐,我知道,她這是心裏怕我生氣,在討好我呢,心裏覺得好笑。一會功夫,就準備的差不多了,魚已經燉進了鍋裏,只等著熟了,眼看沒什麼幹的了,一段短暫的空閑時間,老婆乖巧地站在我身邊,不安地看著我,我趁機撩開她睡衣的前擺,把她赤裸的身體擁入懷裏,老婆「嚶嚀」了一聲,摟緊我,我在她的臉蛋和脖頸上用力親了幾口,用手撫弄著她的光滑細腰、乳房和屁股,老婆吃吃地笑了,半推著我,「別,不要嘛!」我又把手伸下去,探入她的兩腿之間,手指插進了她那剛才還被哥哥雞巴肏過的小屄裏,揉那粒小豆豆,我想到她小屄剛剛被她哥哥的雞巴肏幹過,現在屄還有些松,覺得很是刺激,老婆得到了刺激,興奮地「依依呀呀」地呻吟起來,嘴裏叨念著:「別整我……不要……」我在她耳邊喃喃私語道:「我想要你,老婆……」老婆聽了,格格浪笑起來:「嘻嘻,不要嘛,你好壞啊你,現在就要啊?人家還沒洗呢……」我笑道:「恩,是啊,騷老婆,看你現在騷的吧!剛才和你哥沒玩到高潮吧,一會你們繼續呀!」

老婆聽了,嘻嘻地嬌笑著。小拳頭在我的胸前不依地捶了我一下,「壞蛋呀你,才不要呢,給你看著可羞死了呢!」

我看到她嬌羞的可愛摸樣,愛意湧上心頭,悄聲耳語道:「羞才好呢,我就喜歡看你嬌羞的樣子,最美了,一會我們兩個男人一起肏你,好不好呀?」老婆又嬌羞又興奮,看到我興致很高,她就有心花怒放的快活,想到會被老公和哥哥兩個男人一起玩弄自己,老婆的羞澀地臉紅到了耳根,喉頭發緊、聲音顫抖心裏狂跳起來。嘴裏胡亂道:「哎呀,一會再說了……」我笑道:「我是說真的呢,你先去洗洗,一會咱們吃飯的時候喝一點酒,然後,咱們三個就……」老婆用手捂住我的嘴,笑罵道:「你要死啊你,別說了你,我才不呢,你們這些男人,都是些大色鬼,都是……」說完,掙開我的懷抱,偷眼看看我,再看看客廳中的哥哥,一溜煙飄進了衛生間,「砰」地關上了門。女人就是就是這樣,嘴裏說著不要、不好,但其實心裏比誰都想要,而且要起來都沒夠……我聽見衛生間的水聲,知道老婆在洗澡了,我開始思考一會怎樣開始,過程應該是怎樣的,怎麼調動情緒……鍋裏的魚發出香味,我關了火,把幾盤菜端進餐廳,客廳中,大舅哥已經穿回了自己的襯衫和長褲,可能是覺得穿著我的睡衣感覺有些怪怪的吧,不知道他那濕淋淋的雞巴是用什麼擦的,我撇了一眼茶幾旁的紙簍,看見撕開的濕巾袋子,心裏明白了。「大哥,過來吃飯吧。」

大舅哥答應了一聲:「就來,別做太多了,咱們三個也吃不完,小婉呢?」

我指了指衛生間:「在洗澡呢,女人就是愛幹凈。」

明倫笑道:「都這樣,我家你大嫂也一樣。怎麼還有酒啊?」

我說:「恩,一會咱們喝一點,小婉,快點,吃飯了……」

衛生間傳來老婆柔美的聲音:「你倆先喝著,我馬上……」

當我和大舅哥開第二瓶啤酒時,老婆出來了,換上了淺綠色的吊帶裙,我看到她裏面沒戴乳罩,那傲人的雙乳微微聳立著,胸前印出乳頭的突起,看得出她在預知我們倆想一起要她後,是何等的大方,想我我們被她美妙的身體所陶醉呢!

頭發沒有幹透,看得出精心的梳理過,在腦後紮成了馬尾,雪嫩的肌膚透出淡淡的香氣。她坐在我們兩個男人的中間,我倒了杯酒遞過去,老婆端過一飲而盡,笑嘻嘻地吵著還要喝,完全沒有了被撞破奸情的尷尬,我們便開始津津有味地喝酒、吃菜。席間,我註意到大舅哥不時盯著妹妹的胸前看,哈拉子都快流到碗裏了,老婆看到了就沖他,也沖我曖昧地笑,一時間,淫靡的氣氛濃重起來,我也不說破,心想,她這是讓我們飽眼福呢,何不趁此機會,挑逗一下老婆,我們一起來體驗一下喝花酒的樂趣,那該多快活。於是,我故意不時地把老婆摟過來,一會親一下,一會四處摸摸,說些挑逗的話語,老婆心裏高興,卻裝作很煩的樣子,眼神一會沖我飛,一會沖她哥媚笑,我註意到老婆的腳在桌子下面都伸到她哥的胯間去了,腳趾踩著他已經微微勃起的雞巴來回蠕動……我索性裝醉,對大舅哥道:「老婆,今天我怎麼覺得她特別好看呢?哎呦,你這腰好像比原來肥了呢……」

老婆道:「才不會呢,人家現在節食減肥,瘦了才是真的,怎麼可能肥了呢……」

我笑道:「真的,不信,你讓大哥摸摸看,好像肉多了呢?」

老婆聽了,知道我是在故意制造機會,讓她和哥哥親熱,故作天真地說:「是嗎?那可不好了,哥,你看呢?」說著,,身子便往她哥哥那邊挪了挪。我進一步從側面把老婆往她哥身邊一推,她哥一見如此,心領神會,伸手上前一摟,老婆便偎進了她哥的懷抱,玉腿做到了哥哥的腿上,大舅哥的手放肆地在妹妹的身上來回摸起來,嘴裏含混的道:「是有點胖了,老妹,你可得減肥了喲……」

抱著自己的親妹妹,和妹夫喝著酒,我想這會他的雞巴一定已經翹的老高了。

老婆含情脈脈地望著我,眼裏滿是欣慰、感激和羞愧交織的神色,我一看事已如此,索性再玩的野一點,便提議這樣喝酒沒意思,要喝交杯酒,老婆笑道:「搞得好像結婚呀,還喝交杯酒呢!」便舉杯和我交杯,我假裝說醉話:「這樣不算,今天大哥在這呢,我們哥倆最好,這交杯酒得大家一起來。」說完,讓老婆兩手各持一只酒杯,一手和我挎上喝了一杯,另一手和她哥挎上喝交杯酒,大家都笑起來,我註意到老婆和她哥和交杯酒得時候眼中有些濕濕的,臉紅紅的,就像我們剛結婚時的樣子。

大舅哥的酒量好,當我覺得頭暈目眩的時候,他還跟沒事一樣,我有點腳步踉蹌地離開了桌子,他怕我摔倒,急忙扶著我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我想到那時剛才老婆和他做愛的地方,嘿嘿地笑起來,他扶我躺下,我覺得腦袋暈暈的,就閉上眼睛養神,大舅哥以為我睡了,心疼妹妹一個人打掃,就去幫妹妹收拾碗筷,我其實睡不著的,聽到他們兄妹兩個一邊收拾,一邊低聲細語著什麼,一會又聽見老婆嬌嗔聲:「別……哥……看你……又來了……」我側身瞥過去,看見老婆在洗碗,他哥站在她身後摟著老婆的腰,手隔著吊帶在摸老婆的乳房,老婆雙手占著,就一邊用肘去格擋他哥的手,一邊嘻嘻的笑,一會還回過頭來和她哥哥親個嘴,顯然飯前沒射精的大舅哥此時還是非常的想要老婆的身體,礙於我在家裏,不便進一步的行動,我豎起耳朵聽他們說話,只聽老婆的聲音:「哥,是不是那會兒沒射出來,覺得憋得難受啊?」

大舅哥說:「可不是嘛,特別難受,現在就恨不能就馬上插進去……繼續我們未完成的工作……」

老婆笑道:「什麼未完成的工作?看你那點出息吧,你妹夫可在家呢,你還敢當他的面肏我呀?」

大舅哥道:「他睡了,我看家駿並不介意咱們在一起,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了?」

老婆道:「嘻嘻,放心啦,家駿就是太寵我了,只要是我喜歡的,他都樂意讓我去做,今天你也看見了,給他撞到我們,不是也沒事嘛!」

「那心裏也會不是滋味的,我是男人,我知道男人的心理。能感覺到……」

「嘻嘻……」老婆笑道:「男人和男人也不一樣,有的男人看到自己老婆和別人搞破鞋,恨不能痛苦死,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你妹夫就不這樣的,他是真心的希望我得到快活,哥,你說他是不是很偉大?」

大舅哥想了想,笑道:「我也說不好,不過這樣倒是便宜了咱倆,呵呵,我只知道我現在離不開你,老妹,我好愛你,和你幹那個比和你嫂子要快活的多,有一種違背倫理的罪惡感,這種感覺讓我欲仙欲死!別提多刺激了!」

「嘻嘻,我也是,哥,我這輩子都要和你好,就算家俊不樂意,我寧可和他離婚,也絕不要和你分開……嘻嘻」聽到這裏,我感到心裏一陣酸楚,不知道她這話是為了哄她哥哥高興隨便說說,還是本意就如此,心中暗自嘆息一聲,我最愛的女人啊,原來你最愛的人並不是我!

老婆還在洗碗,她哥哥這時往我這邊看了一下,看到沒有動靜,就蹲下了身子,把手從妹妹的裙擺伸進去,沿著大腿往上面摸,抓著她那肥嫩的屁股,老婆的腰亢奮的直扭,她哥索性撩起裙子,把腦袋伸進去,嘴巴湊到妹妹的屁股上又親又啃,真難為他,就那麼想啊!這會都等不及了,我不由暗自好笑。

 

這麼香艷的洗碗工作終於結束了,老婆洗幹凈雙手,一轉身,跳進她大哥的懷裏,雙腿一盤,系在她哥哥的腰上,大舅子美滋滋地「端」起我老婆走向我們的臥室,進了屋,把老婆拋到席夢思上,甚至沒有關門,就開始脫衣服,可能是想到即使我看到了,也不會介意,所以也不必遮掩了。一會就脫光了自己,又讓老婆也脫光,老婆看著她哥,半跪在床上,伸出雙手,嗲聲嗲氣、無比騷媚地說:「哥,嘻嘻,受不了了吧,看你呀,大雞巴都硬成這樣了,可想要老妹了吧?嘻嘻,我要你給人家脫嘛……想要采花嗎?那就來呀,你得自己動手呦……」

大舅子一翻身就把我老婆壓在了下邊,雙手拉住吊帶從肩上往下一拉,老婆欠起身配合著把裙子脫了下來,只見裏面一絲不掛的,不僅沒有戴乳罩,連褲衩都沒有穿,她哥哥見了,淫笑道:「老妹,原來你都準備好了呀,連褲衩都脫好了,就等著哥用大雞巴肏你的小屄了吧?」

老婆笑道:「臭美吧你,人家才不是呢,人家是等著和老公玩呢,你這個臭哥哥,咱們是同胞兄妹,不可以亂倫的……」

大舅子明知道妹妹說的是口不對心的話,才不去聽她的鬼話,撲到妹妹雪白的玉體上,緊緊地抱住了,就親了起來,一雙手貪婪地撫摸女性那迷人的肉體,雙膝早已分開妹子一雙修長白嫩的大腿,稀疏的陰毛下,小屄口已是淫水淋淋,泛濫成災了,可見從吃晚飯到現在,男人們對她的挑逗是多麼的卓有成效,哥哥硬邦邦粗粗大大的雞巴在門口聳動著試探了幾下,就找到了火熱的濕滑屄門,一挺,大雞巴就刺入了妹妹的陰道。

我此時早已來到了臥室的門邊,癡迷地欣賞著老婆和她哥哥那無比香艷的兄妹亂倫醜劇,只見大舅子雙手支在老婆的腋下,屁股不停的聳動著,那特大號的大雞巴在老婆的屄裏來回飛快的抽送起來,我喜歡看老婆和別人肏屄,甚至感覺比我自己肏她還要快活,心理想她哥哥也不是外人,肏自己的妹妹應該算天經地義的事吧,一會要是射精在陰道裏,沒準能生個亂倫的小雜種,呵呵,想到這,更加感覺欲火難捱,血脈噴張,不由悄悄脫下了褲子,掏出雞巴用手套弄著手淫起來。

大舅子這時賣力肏幹起來,我此時心裏渴望看到男下女上的姿勢,看老婆在上面拋動著大奶子,起起落落的把哥哥的大雞巴一次次坐進身體裏,那樣子,才叫好看呢!肏了大概4 、5 百下,大舅子也累了,老婆用手給他擦擦額頭的汗,心疼地說:「累了吧,哥,你下來,讓妹妹在上邊動吧。」

大舅子笑道:「好的,妹妹,那你上來吧……呵呵……還說不讓肏,怎麼還要主動肏哥哥的雞巴啦?」

老婆咄道:「去你的……閉嘴,不許說話,嘻嘻……哼,肏人家……這回我要肏回來……嘻嘻……」說完兩人交換了位置,大舅子仰躺在床上,老婆跨坐了上去,小手扶正哥哥的雞巴,先調皮地用小嘴兒在那大龜頭上「嘖」的親了一口,然後把雞巴扶正,湊到自己的小屄上,呼喊著把雞巴坐進了屄裏。然後雙手按著哥哥的胸脯,玉臀飛快地拋送起來,我知道這樣的姿勢男人是最快活的,老婆的臉正好對著門口,起落間,胸前的一對大奶子上下跳躍拋飛真是美極了!

屋裏邊亂倫性交的兄妹正幹得起勁,一邊肏屄,一邊說著淫亂不堪的淫話,只聽老婆的嬌喘聲嚶嚶嚀嚀,嘴裏胡亂叫著:「臭哥哥,不讓你肏嘛,你這人,真不乖啊……哥哥……你的大雞巴……好粗哦……人家的小屄啊……給哥哥……肏的……啊……啊……不要嘛……哥哥……人家老公還在家呢……給他看見了……不好……」

大舅子一邊賣力地肏著我老婆的屄,一邊也快活地直叫:「哦……老妹啊……給哥哥……肏肏吧……哥哥……受不了了,雞巴都漲的要爆炸了,再不肏肏妹妹的小屄,哥哥就得憋死了,啊,老妹啊,你的小屄真滑,真熱啊,太美了,老妹,沒事的,你老公反正也不管你,不管你和你哥亂倫,嘻,而且現在也睡著了,咱們好好的玩玩吧,啊,爽啊,哥哥爽死了」

老婆聽了,在她哥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罵道:「死相吧你,誰說老公不管我,嘻嘻,老公不管就搞破鞋呀?不行啊,人家才不那樣呢,都怪你,非得要……人家算了倒黴了……啊,大雞巴真粗啊,使勁啊……咦?你沒吃飽啊,你怎麼沒勁的,還不如老爸呢……」女人真是奇怪,明明自己享受的欲仙欲死的,還不肯老實承認。

大舅子聽了老婆的嘲諷,知道妹妹在用激將法,笑道:「老妹呀,你現在是越來越騷了,你敢說我不如老爸肏的好呀,看我不肏死你……」說完奮力大幹起來,每次雞巴插進去,兩人的肚皮相撞都發出啪啪的聲音。這樣幹著兩人又換成了後插式,這回老婆趴下,撅起屁股,她哥跪在後面插入。

老婆一邊依依呀呀地挨肏,一邊抖著聲音道:「對對,就是這樣,哥哥,給妹妹來幾下重的,妹妹喜歡……嘻嘻……哥哥還是比爸爸有勁……嘻嘻……」聽到兩人的這番對話,我眼前浮現出老婆被嶽父抱在腿上愛撫肏幹的情景,看來他們父女之間也已經亂倫了,這能是真的嗎?嶽父都60歲了,雞巴還能好使嗎?沒準此時兩人也是象我和老婆經常玩的亂倫扮演遊戲吧?可是聽她的口氣又不像,看來是真的亂了,父女亂倫,我咀嚼著這幾個字,反正老婆已經是個破鞋了,和多少個男人搞都隨便她吧,我已經習慣了對老婆的醜事從好的一面去想,畢竟和家人亂倫不會染上什麼性病,對這種行為還是應該提倡和鼓勵一下吧。既然她家人都喜歡亂倫,就亂去吧。這時老婆又不經意地問她哥哥:「哥,你肏過媽的屄沒有?」聽到這,我不由豎起了耳朵,這也是我很關心的事情,大舅子支吾道:「沒……沒有啊……」

「你騙人……那次我回娘家,明明看見你和媽都光著腚,你站在媽身後,那不是肏屄是什麼?看見我回來嚇的連褲子都來不及穿上……」

大舅子道:「真不是……那次是我犯了痔瘡,讓媽給我看看……」

老婆道:「那媽呢,給你看痔瘡,自己不用也脫光腚吧?」

「這個……是因為……」大舅子還想編什麼,老婆見了,氣道:「你這人,咱倆現在都這樣了,你還不和我說實話,哼,起來起來,不叫你肏了……」大舅子看見老婆生了氣,怕她真不讓肏了,急忙陪著笑臉,連聲說:「別……別生氣嘛……我的好妹妹……我說實話……我說就是了……我承認……我承認……這個……我和咱媽是亂倫了,肏過幾次……我都招供還不行嘛……」老婆聽了,鄙夷地看看她哥道:「我就知道……你真行啊,連親媽的屄都肏……你怎麼能肏那裏呀……那可是你出生的地方啊……」大舅子腆著臉,陪笑道:「呵呵……我都招認了,老妹,你就別生氣了嘛……」

老婆道:「我也沒生氣呀……本來嘛……肏就肏了嘛……還不敢承認……你也算個男人……都不如我這做女人的……不就是亂倫嗎,我和你不也亂倫了嗎,和老爸和亂倫了,這有啥可怕的呀,看把你嚇的那樣兒!」老婆嘴上說不介意,我心裏明白,其實還是在乎的,女人都是很自私的,自己怎麼賣屄都行,要是自己的男人肏了別的女人,哪怕是自己的親媽,也會嫉妒的要命,這就是女人的自私之處了。兩人一邊聊著淫話一邊不斷變換做愛的姿勢。

果然老婆又問道:「那你說說是肏妹妹的小屄好還是肏媽的屄好啊,你更愛誰呀?」

大舅子無奈地奉承道:「當然是妹妹好了,妹妹又年輕、又漂亮、身材又好、又白,小屄水又多、又緊,當然是妹妹好唄。」這小子的嘴是抹了蜂蜜了,奉承起女人來是真有一套。果然,老婆聽的十分受用,格格笑了起來,玉手在哥哥的嘴巴上掐了一下,罵道:「就是,算你有見識,那你說媽都50了,你怎麼還要上呢?你是怎麼想的呀?」

大舅子笑道:「那還是青春期的時候呢,那時候手淫給媽看到了,就告訴我說手淫對身體不好,後來看我對性的渴望很強烈,因為考慮到憋著對身體不好,就用手幫我放出來,時間長了,慢慢的不滿足於手淫,終於有一次你和爸爸都不在家的時候,我就肏進去了……」

「那媽媽就讓你肏屄啦??那可是亂倫耶!」我心裏暗笑,你自己和爸爸、哥哥都亂倫,還要大驚小怪別人。

「媽當時說不讓了,但也沒太反抗,等到肏進去了,我覺得媽媽還挺享受的,那以後,就常常偷偷和媽媽肏屄了……」

「嘻嘻……看你又說漏了吧,還說就肏了幾次,原來是‘常常’,而不是‘幾次’……」

「這個……嘻嘻……」大舅子笑嘻嘻不說了。

「那爸爸知道你和媽肏屄了嗎?」又問到了關鍵問題。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覺爸是知道的……有一次,我聽見爸和媽做愛時,說起過……」

「說的什麼?」老婆追問起來。

「你真想聽啊?」

「當然了,快說,別總讓我問你才說,墨跡……」

「好吧,隱約聽到他們說咱們都大了,以後不能總這樣下去了,以後孩子都要結婚成家,讓人家知道咱家亂倫,怕會受到影響什麼的?」

「提到我了嗎?」老婆警惕起來。原本以為自己和爸爸上床媽媽不知道,現在看來怕是媽早就知道了。

大舅子看到老婆的神情,眼珠一轉,道:「沒提你,你今天要不是說漏了嘴,我還不知道你和爸的事呢?」老婆半信半疑,不再追問,鬼知道她在想什麼呢。

兩人聊著淫話,身體可是一刻也沒有停下肏幹,此時,大舅子已經到了射精的邊緣,只見他屁股連連聳動,大雞巴在老婆屄裏一陣沖刺,大叫著:「哦哦、……我來了……」雞巴一下深深頂入子宮深處不動,一股股的精液都射進了我老婆的陰道子宮深處去了。射精後的男人滿足地摟著他妹妹,兩個人都十分的快樂,然後大舅子安慰了老婆一會,就起身去沖洗,我急忙躺回沙發,聽到衛生間鎖門放水的聲音,老婆赤裸裸地下了床,來到客廳的沙發前,站了一會,忽然在我耳邊說了句:「剛才看夠了嗎?老公……」我猛然睜開了眼,看見老婆笑嘻嘻地看著我,「看別人肏自己老婆是不是可過癮了啊,老公,與其自己在外面手淫,怎麼不進來一起玩啊?」

我訕笑起來,原來我在外面偷窺老婆早就知道了,也難怪,我們對彼此的了解真是太深了,對方是怎麼回事,比對自己了解的都清楚。我拉過老婆的手,溫柔地說:「看到你們幹的那麼投入我就沒打擾你們,怎麼樣,幹的快活嗎?」

老婆笑道:「恩,可快活了,尤其是想到老公在外面看著老婆和別人搞破鞋自己手淫,就覺得特別起勁,嘻嘻」說著老婆坐進我的懷裏,分開腿,我看到老婆的小屄被肏的紅紅的,老婆說:「你看,我屄裏還有哥的精液呢。」說著,屄門一松,乳白色發腥的精液就從陰門流了出來,原來剛才老婆一直夾緊著陰門呢,老婆的屄功還是很厲害的,夾住了,精液就流不出來的,我看到了,急忙用手接住,老婆笑道:「你喜歡嗎?喜歡就吃了吧。嘻嘻……」我看到這一幕,感到無比的刺激了,把嘴巴貼到拉破的腿上接住流下來的精液,再移上吻上老婆的陰唇,老婆此時放浪地笑了,陰門放松,大股的她哥哥的精液都淌進我的嘴裏,我吃了幾口,感到粘滑和腥味,但我並不在乎,認真仔細地把精液都舔幹凈,然後,示意老婆湊過嘴巴,我們交吻著,老婆左右躲著不肯吃,我不依,把一半精液吐進老婆的嘴巴,兩人把精液在對方的嘴裏用舌頭攪拌著,吞咽進去。我低聲道:「這是你哥哥的精液,你還不吃?」

老婆也低聲道:「我這不是吃了嗎?」

我說:「剛才精液都射進你子宮裏了,會不會懷孕啊?」

老婆笑道:「懷孕就生唄,我給我哥生個孩子,老公你說好不好唉?」

我興奮地說:「好啊,要是懷孕了就生出來好了,那就是你們亂倫的小雜種了,呵呵……」

說的我和老婆都笑了起來,老婆用手摸了摸我硬挺起來的雞巴,問:「手淫放射出來了嗎?」

我說:「沒有呢?」

「那要不要肏屄呀?」

「要啊,我現在就像肏你的屄了,老婆」

「等一下,等哥出來我去洗洗的吧。」

「不,不用洗,我想就這麼肏. 」

「你不嫌臟啊,我屄裏全是我哥的精液呢。」

「那才好呢,我要籍著你哥的精液肏,這樣也許會更刺激。」

「變態呀你,嘻嘻……」

「快來吧,老婆,我都等不及了……」

「一會哥出來看見??」

「那就看唄,難不成你們兄妹亂倫可以公開,咱們夫妻肏屄反倒要偷偷摸摸不成?」

「嘻嘻……那就讓他看著好了……這回也讓他嫉妒嫉妒,哼……」看來老婆真的是深愛她哥哥的,否則不會想讓他嫉妒。我倒是覺得他們才是夫妻,我和老婆倒像是朋友。

老婆在沙發上躺下來,劈開雙腿,手指扒開沾滿她哥濕漉漉精液的嫩屄,對我說:「來吧,老公,這回輪到你了……」

我脫下褲子,握著直挺挺的大雞巴,籍著那精液的潤滑,把雞巴全根插入老婆的小屄,開始肏幹起來,老婆幽幽地嘆了口氣道:「你們倆這是輪奸我……」

我笑道:「是啊,你喜歡嗎?」

老婆吃吃地浪笑:「喜歡,能不喜歡嗎?嘻嘻……」

「那一會看你哥行不行了,要還能肏,我們倆就一起奸你。」

「那算不算輪奸啊?」

「現在叫法叫做3P」

「哦,是這樣啊,那我要5P,哈哈……」

「呵呵,那你能受得了嗎?別把屄肏壞了,我可舍不得呢!」

「嘻嘻,隨便說說而已,家裏人肏我還行,外人我可不敢讓他們肏我……」

「我的好老婆,你真是可愛死了……騷死了……」

「誰叫老公喜歡人家騷呢?嘻嘻……我就騷……騷死你們……」

「連爸爸都肏過你的屄,父女亂倫的事都幹出來了,這老婆我可不能要了……」

老婆聽了這話,眼圈一紅,眼淚忽然撲簌簌地流了出來,「老公,我知道我對不起你的地方太多了,我這樣的女人,你就是不要我了,我也毫無怨言的,你那麼愛我,我太對不起你了……」

我聽了,心裏慌了,急忙說:「老婆,我是開玩笑呢,你是知道的,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喜歡你開放自己,追求快活,而且你越是這樣,越是說明我老婆的魅力無人能比得上,我怎麼會不要你呢,我疼你還來不及呢,不要哭嘛,老公這輩子都不會放開你的手的,絕不放開……」一席話,說的老婆十分感動,破涕為笑,大眼睛深情地望著我,「老公,我也是,這輩子我都不離開你,離開了你,我寧可死去……」此時此刻的夫妻深情,是別人所無法理解的,我們溫柔地做愛,我的雞巴在老婆的屄屄裏面來回不緊不慢地抽送著,這是,衛生間的門開了,大舅子洗過了澡出來了,看到我和老婆在做愛,有些詫異,我和老婆同時望望他,曖昧地笑,他的臉一下紅起來,有心去客房,目光卻看著我們倆有些戀戀不舍的意味,老婆喊住他:「哥,別走,我想讓你看著我們,嘻嘻……好不好呀……」

大舅子聽了,臉轉向我,我知道是在征詢我是否同意,我對他笑道:「不行……」

老婆擰了我一把,我吃疼,急忙接著說下面未完的話:「不行,不能光是看著,還得幫幫忙,我這麼騷的老婆,我自己可滿足不了他呢,你得在我累了的時候接替我的工作,好好輪奸這小騷屄!啊!!」這下老婆擰的真用力了,大舅子聽了,一聲歡呼,脫了浴衣來到沙發前,看著我一下一下的肏著老婆的小屄,雞巴還沒勃起時,老婆一把捉過他的雞巴,放進嘴巴吃了起來,等到那根特大號的雞巴被弄硬後,我大舅子坐到沙發上,我把老婆捧著送到他懷裏,彬彬有禮地說:「大哥,請肏我老婆,你妹妹的屄吧!」然後大舅哥的雞巴再次肏入我老婆的小屄,而我則把老婆的屁眼充分潤濕,然後把套上安全套的雞巴肏進了老婆的屁眼,老婆兩個肉洞同時被肏幹,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這樣幹了一陣子,我倆做交換,由我來肏屄,他來肏屁眼,花樣翻新的愛,令我們三人都得到了無以倫比的快感!!

最後,我和她哥都把精液射進了老婆的陰道,我們三人,老婆在中間,我和她哥哥在兩側,三人擁上大被同眠,有了我們兩個老公的老婆,無比幸福地睡著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1-2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