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人妻女友  »  老婆懷孕肏翻小姨子
老婆懷孕肏翻小姨子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1204拍福利视频大尺度,亚洲 欧美 日韩 一区,日本av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真的?」我說。

「嗯,是真的,說是要給我們一個驚喜」老婆阿芳在電話那頭說。

哎,真是麻煩啊,剛開完會,老婆告訴我小姨子阿麗要回來過年了,還得去車站接人。小姨子前一年和小高註冊結婚去了美國做陪讀,自己也在申請學校,這次聽說老婆懷了準備結婚,嚷著要回來吃喜酒。老婆家有姊妹三個,而岳丈大人無論如何要一個男丁,在第四個上終於有了我的小舅子。按理說老婆家裏這麼多兒女,家境應該不是很好,但是岳母和岳父是實在人,憑著自己的努力和認真,做做生意,也算得上是中產,家中兒女倒也沒吃什麼苦,一個一個養的很是不錯,這個老三尤其漂亮,性格也很開朗,牙尖嘴利。和老婆剛開始談的時候,見過幾次,也吃了她不少苦,誰叫俺們做姐夫的要受欺負呢。

轉了一趟公交到了車站,看了一下大螢幕,早到了十分鐘,南方的天氣春節期間還是怪冷的,尤其是這個省會城市。我緊了緊衣服,跺了跺腳,想著晚上又要請客,很是想罵人。阿芳總是待人很熱情,不管是誰到省城來,包括親戚和朋友,總是要很好的招待,這不,一邊小姨子要來了,一邊還有阿芳同學和她的男朋友也在我的租的房子裏等著,一室一廳的房子,怎麼住下五個人呢?

「姐夫,等了很久吧!」一個短髮,上身穿著鵝黃色羽絨服,下身穿著牛仔短裙,一條黑色打底褲,一雙淺黃色滑雪靴的女孩,帶著冰冷而清新的香味突然沖到面前叫著。我鼻子不自覺的吸了一下,定睛一看,原來阿麗的長髮剪成了齊耳的短髮,氣質越發清冷,剛剛下車受到的寒氣使她的臉龐反而出現了淡淡的紅色,頸脖處露出了雪白滑膩的肌膚,鵝蛋臉上的兩顆寶石般的眼睛帶著笑意看著我。

「這邊的天氣怎麼這麼冷啊,就是沒有暖氣,老姐還好吧?她什麼時候放假啊,呵呵,知道是兒子還是女兒麼?呀,你怎麼穿這麼少的衣服,冷不冷」就這樣劈裏啪啦的說著,同時用力挽著我的胳膊,靠在我的身上。哎,從公司出來急了,以為不會很冷,也就沒有圍圍脖,手一直放在兜裏,也沒覺得冷,丫頭倒是大驚小怪。

「沒事,我都習慣了這邊的天氣了,上班嘛,穿的總不能太保暖了,不比你,隨便穿成大包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咦,小高呢?怎麼沒有看見啊?」我笑著說,手臂上感覺著軟軟的存在,挽的太緊了,小丫頭不知不覺把胸部蹭到了我的手臂。

「我才不是大包子呢?他呀,沒有時間,現在有項目和導師在做,沒辦法回來,反正我也不想他來,煩著呢。」說完,眼睛暗淡了下來,然後馬上又笑著說:「不說他了,聽說你把我老姐當成祖宗了,供起來了呀,還是姐夫會疼人,老姐果然沒有看錯人。要是……」看著小丫頭的神情,我心中有些明白,阿麗和小高都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可能在異國他鄉還是會有些許摩擦,阿麗堅持回來,一方面是姐妹情深,一方面也許是想散散心吧。出了車站,我們乘上公交,春節也許是太熱鬧的,上車就沒有座位,而且每一站還要上人,我心中不停的咒駡著該死的公交公司。不知不覺,我們倆就擠到了最後一排,剛好到了一個月臺的時候,空出了兩個座位,正在慶倖可以坐一下,結果一個孕婦也在旁邊,沒有辦法,這能讓孕婦先坐了。結果只有一個位置空著,於是讓阿麗坐,想不到小丫頭一直搖頭,由於剛才的位置算是我們讓出來的,位置上的孕婦建議阿麗坐在我的腿上,說是男女朋友有什麼害羞的。這麼說我有點臉紅,正想說明白,反倒是阿麗把我推到座位上,然後自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坐下來的瞬間,感覺到兩大團渾圓的軟軟的壓在了我的大腿上,很是舒服,阿麗還故意動了幾下,我也就裝著看窗外,極力克制自己。

車站離住的地方有點遠,路上也是走走停停,見站下客上客,有時候又不停的刹車,還是春節太熱鬧了呀。一次刹車的時候,阿麗兩隻手沒有抓穩,也就完全撲在了我的懷裏,一向開朗的阿麗也開始有點臉紅了。旁邊的孕婦又在說小夥子怎麼不抱著啊,等下撞頭了。這次我也就主動的把雙手抱住了阿麗的腰,小姨子的雙手也順勢抓住了我的雙手放在了她寬大的羽絨服裏,煞那間,我感覺心跳加快,熱血在上湧,想來此刻臉也一定紅了吧。這時阿麗的臀部也就完全的坐在了我的大腿根上,而且細軟的腰身緊靠著我的小腹部,原本還算爭氣的小弟弟這時偏偏又向上翹了一翹,觸碰到了一團的柔軟。仿佛有點感覺到了,小姨子動了動屁股。突然,一個急停車,該死的小弟弟慣性作用突進到了她的兩腿之間,這下我們都沒敢動。

一會兒,阿麗把身子向後歪了歪,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吐著芬芳的香氣,輕聲的在我耳邊說道:「姐夫,這幾個月好辛苦吧,謝謝你這麼照顧姐姐,我們都會好好感謝你的。」確實,生活上我把阿芳供了起來,哎,另外,實在沒有辦法,幾個月也憋得不行了,要不平常小弟弟很是聽話。這時,阿麗突然往後動了一下渾圓的屁股,並且把雙腳併攏。我只感覺小弟弟被擠壓很緊,又硬了一點,阿麗嘴巴張了張,發出了甜膩低低的聲音,這些呢喃聲我沒有完全聽清,卻隱隱約約聽到謝謝這幾個字。

公車還有幾站就到了,阿麗一直夾緊這雙腿,不斷的刹車,開車,我的小弟弟也不斷的受到軟軟的擠壓,感覺馬眼應該有些濕濕的。也許是前面堵車了,車子停了下來,這時,小姨子的右手抓住我的右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慢慢的摩挲,隔著打底褲,我依然感覺到了滑膩。我們都向車窗的方向側了側身,同時,我的右手一隻被柔軟的小手引導到大腿根部,雖然有些猶豫,但是肉肉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小姨子的另一隻手也慢慢的放到了自己的雙腿之間,剛好被衣服擋住。現在的姿勢是阿麗完全的靠在了我的身上,我用一隻手抱著她,而她自己的兩隻手都在大腿內側,其中一隻和我的手到了大腿的根部,還在繼續往上。她的臉上已經是佈滿紅暈,雙眼開始有點迷亂,呼吸也有點急促起來,而我則更是心跳加速。車子開始又動了起來,阿麗的左手順勢摸到了我的陰莖,食指和拇指形成一個半圓扣住了我的龜頭,很緊也很舒服,本來就被雙腿夾得很緊的陰莖,再加上又被手半握住,這讓我感覺好像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溫暖而狹窄的地方。另一支手,這時也從大腿根部向上遊走,不再需要引導了,我的手開始向上觸碰著兩團如新剝雞頭肉般滑膩的柔軟,沒有阻隔。「果然在國外呆過就是不一樣,連胸罩都不用帶」我想,兩個指頭夾住了已經有點立起的突起,手掌向上如珍寶般地托著圓圓的乳房,真是又滑又嫩,我輕輕的揉捏著,捨不得這香甜可口的美味。

車子繼續向前開著,我也在不斷的摩擦著,就這樣來回動了二三十下,我覺得快不行了,左手使勁的摟了一下阿麗細細的腰。小丫頭有點吃痛的叫了一下,圈住龜頭的指頭也使了一點勁,我也感到了疼痛,自己也就鬆懈了下來。

「對不起啊,姐夫」阿麗靠著我的肩膀,輕輕的說著。

「唔,沒事,謝謝你了」我也在她的耳朵邊輕言。

車站終於快到了,剛剛在車上發生的一切讓我感覺不是真的,希望路程永不結束,我也就不會鬆開這火熱的身體。馬上要下車了,我們飛快的整理了一下,下了車。出了公車站,向東走了一百米左右,過了一條馬路,再通過一條小巷子,到頭就到了我的住所。老婆已經下班了,和她的同學都已經在房間裏坐著聊天,另外一個小夥子看著電視,聽到了開門聲,他們都站了起來。小丫頭很興奮,撲到姐姐的懷裏,用手摸著我老婆的肚子,嘴裏嚷著又要做小姨了。「你輕點,我都站不住了,給你介紹你下,這是我的同學依,這是她的另一半華」阿芳說著,用手指了指她的同學和另外那個小夥子。

「這是我妹妹,阿麗,很調皮的」老婆同時也向他們介紹了小姨子阿麗。我是不用被介紹給他們了,這兩位已經在我家住了一個晚上,本來人家也打算要回家了,結果我好客的老婆非要他們再住一晚,說是要請他們去K歌,盡一下地主之誼,昨天晚上也就玩的很瘋(這算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本來今天也應該要走了,結果聽說阿麗要來,老婆也就以這個為藉口,讓他們再留了下來,說是依和華也在準備出國,可以相互交流一下。

「呀,小妹妹好漂亮啊,國外也很養人吧」依說著,拉著阿麗的手,滿含笑意的上下打量著小姨子「我這個妹妹可是家裏最漂亮的,皮膚又好,上小學就有小男孩追的」老婆笑著說。

「姐姐不要亂說了,依依姐才叫漂亮呢,皮膚好滑啊。」小丫頭還真是調皮,說著的同時用手摸了一下依的臉蛋。

沒曾想到阿麗真是這麼調皮,依臉上一下子紅了,雖然說不是男人的手,但是被一個小丫頭摸了臉,還是有點不自然。老婆馬上打圓場,說小丫頭調皮,這下你見識到了吧。依也就釋然了,沖我們笑了笑,點頭表示同意。

「我覺得還是快做媽媽的人才是最漂亮的,你們同意吧」華這個時候也開了腔,這小夥子還真是會捧人。我們也就一起笑了起來,老婆更是開心。

時間也快六點了,晚上阿麗已經定了酒店吃飯,我們也就一起出發。到了酒店,恰恰好,酒菜一起上桌,平常不會喝酒的我架不住阿麗的勸,喝了幾兩白酒,大家都很高興。一邊說笑,一邊聊著,依和華表示了對我們的感謝,也和麗談了出國的事,老婆也在旁邊時不時的笑著。八點鐘的時候,我感到酒勁來了,酸酸的氣直往外冒,肚子也開始不舒服,就藉口到衛生間去,包廂裏的廁所剛好壞了,只好到走廊盡頭的洗手間去。到了洗手間,扶著牆壁我開始吐了,真是不應該喝這麼多酒啊,現在頭也開始發暈。

「姐夫,沒事吧」一隻細細手臂輕輕的扶著我,原來老婆見我不對勁,讓小姨子跟著我出來,也就進了男洗手間,好在沒有人看見。

「沒事,就是多喝點就會這樣,你回去吧」我晃了晃頭說。

「老姐要我好好照看你,我是奉命來的,你好叫我回去啊」下丫頭有點撒嬌的嘟著嘴。

「可這是男廁,你一個女孩子,怎麼好意思」我含含糊糊的嘟嚷著。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說完,掏出紙巾把我的嘴擦了擦,沖了一下馬桶,讓我坐在了上面。

看著小姨子喝完酒後紅彤彤的臉龐,低著頭露出雪白的頸脖,胸前兩團高高的聳起,想著今天車上發生的事情,小弟弟又不由自主的向上翹了起來。哎,就真的能亂性啊,由於回家換了運動褲,這下高高的帳篷是完全掩飾不了。

「咣當」,聽著門聲,一個人嘟嘟嚷嚷走了進來,在放水。這下我們不好出去了。

小姨子,看著我身下的帳篷,眼神開始迷亂起來,把牛仔短裙向上一提,蹲在了我兩腿之間,同時右手握住了我的陰莖。另一隻手用指頭勾了勾要我把頭低過去,有話要說。

「姐夫,車上沒做完的是,我要補償你哦」小姨子輕輕的咬著我的耳朵說。

嗅著小姨子身上發出的誘人香味,摻雜著一絲迷亂的味道,我也開始身體發熱起來,兩隻手開始亂動。

「姐夫,不允許你動哦,這個遊戲完全是我來的,你乖乖坐著吧」輕輕說完,然後把我往後緩緩的推開,讓我靠著蓄水桶。

阿麗開始把頭慢慢的靠近我的下體,張開嘴巴把我的龜頭部分輕輕的咬住,並用舌頭頂了一下馬眼,雖然隔著幾層布料,我依然感覺到了無比的刺激,哆嗦了一下。小姨子的兩隻手,慢慢的把我運動褲向下脫去,同時放開了嘴巴。陰莖彈了出來,斜立的對著小姨子的小嘴,已經是青筋暴露,龜頭的馬眼也已經滲出了一絲透明的液體。

「小弟弟,不乖哦,姐姐要好好懲罰你哦」說著,用舌頭尖輕輕的舔了舔馬眼,然後收回,一絲黏液連著我的陰莖和小姨子的嘴巴。

「姐夫的味道很好哦,姐姐應該很喜歡吧,不像……」說完,鼻息急促的用小嘴含住了我的龜頭,小舌頭也在很熟練地繞著我的陰莖溝不停地旋轉,一隻手同時托著我的陰囊輕輕的撥弄。慢慢的,嘴巴開始向下吮吸著陰莖,舌頭也開始向下,直到陰莖底部。慢慢的小手摸著我的陰囊,指甲輕輕的刮擦,同時用小嘴含住半個陰囊,舌頭頂裏面圓圓的蛋蛋,一動一動的吸吮著,慢慢的舔吸到了另一邊,我的陰莖更硬了。然後,小姨子開始舔了回來,用嘴巴完全的吞沒了我的陰莖,用力吸著。我只感覺完全進入了溫熱潮濕的所在,一股吸力在侵蝕我的陰莖,也在侵蝕我的神經,非常舒服。她的舌頭在嘴巴裏不同的拍、舔,嘴唇也開始一上一下的動著,時而用力吮吸,時而牙齒輕咬。看著小姨子的腮幫時而隆起,時而憋了下去,感覺著自己的陰莖時而被吸緊,時而被輕咬,極大的快感中一絲絲的疼痛讓我開始輕輕的呻吟出來了。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像是做愛般的感覺,也許還要更好一些,不自覺的,我的雙手抱住了小姨子的頭,開始用力的把雞巴往裏送。小姨子配合著,也更用力的吮吸著我的陰莖。慢慢的感覺到龜頭頂到了更小的洞口,這難道是傳說中的深喉,我心中更是興奮,想著用力擠進去,小姨子似乎希望如此,雙手熟練地抱緊我的腰,拼命把頭向下埋去,而且加快了吞吐的頻率。我只感覺整個陰莖已經完全的被狹小的溫暖吞了進去,巨大的吸力使我掙脫不開。「阿麗,阿麗,你在哪?阿木,阿木,你還好吧」,聽著老婆熟悉的叫聲,看著小姨子有點瘋狂的套弄,腰間一松,再也遏制不住奔騰的精液,一下子全部釋放了出來,舒服的叫了一聲。

小姨子被這突然的精液嗆了一下,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就吞了下去,戀戀不捨得把嘴巴慢慢離開我的陰莖,嘴角的一絲白濁的液體,用舌頭舔了進去。

「唔,我吐了一點,上了一下廁所,馬上就出來,別讓你的同學等著了,你先回去陪他們吧」我大聲的叫著,希望老婆能夠聽見。

「好的,我在門口等一下你」阿芳回答。

我想把褲子穿上,小姨子用手阻止了我,用嘴巴和舌頭把我的陰莖完全的清理了一下,然後幫我提上了運動褲。我們站了起來,阿麗附在我的耳畔輕聲的說:「姐夫,不要被姐姐發現哦,這是我們的秘密」我打開廁所門出去,阿麗再次把門鎖住。我出了洗手間,看著老婆已經在門外等著,過去摟著她回了自己的包廂。

「你看見阿麗沒有,我讓她跟著你出去的?」老婆有點焦急地說。

「嗯,開始她扶著我的,後來我進了男廁,她就在外面等著,可能也方便去了吧。」我撒著謊。

「要不我們一起等等她」老婆建議。

那怎麼成,豈不是要露餡了,我拉著老婆往前走,勸說她阿麗這麼個大人難道還會丟啊。執拗不過我,老婆還是和我先回到了包廂,依和華還在坐著。

「怎麼這麼久啊,二十多分鐘哦,沒事吧,阿木」依問。

老婆馬上用我的藉口解釋了一下,我也沒有多說什麼,表示不能再喝了,否則晚上回不去了。說著,阿麗也回來了,看著我在使眼色。連忙解釋說等了我很久,結果也方便了一下,沒有聽見姐姐的叫聲,出來後在男廁叫了幾聲,沒有人答應,也就回來了。

老婆沒有多疑,打算等我回來就可以離開,我也就結了帳,一起打了車回到了家。都有些醉意,大家就準備睡覺,依和華明天還有很早的車,就不好再有什麼活動了。本來依和華打算在外面住賓館,但是阿芳說是好朋友肯定要住家的,沒有辦法,只能擠一擠了。依和華兩口子住我們的房間,而我和老婆、小姨子就住客廳,因為客廳的沙發床也大。其實我可以去外面住,但是小姨子說懷了孕的寶寶是不能離開爸爸的,這個藉口我倒是沒有聽過,老婆也就同意了,反正自己的妹妹,家裏人一起睡也沒什麼特別的,於是就這樣定了。

九點半鐘,依和華洗漱完後就熄了燈睡,老婆幫他們關了房門,客廳就剩下我們三個了。把沙發床整理好,開了空調,老婆也洗漱完了,穿著睡衣睡在了中間,可能是有點累了,沒說幾句話又開始打盹。小姨子在國外習慣要洗澡,沒有辦法,我叮囑好一切也鑽進了被窩,只開了一盞粉紅色的床頭燈,躺在了另一頭也開始睡覺。浴室的水聲嘩嘩的留著,也許是晚上釋放了一下,我也開始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姐夫,姐夫」小姨子用手輕輕的搖著我,我昏昏沈沈的睜開眼,淡淡的紅色燈光下,一具美妙的胴體展現在我的面前,一下了,我就醒了。

「你怎麼,還不睡覺,快穿起衣服,等下你姐姐看見了不好。」我急忙說。

「沒事,姐姐在磨牙呢,表示她已經睡得很熟了」小丫頭輕咬著我的耳朵說。

我看了看阿芳,老婆由於睡習慣了裏邊,本來睡在中間的結果自己擠到了裏面,頭朝裏邊磨牙,邊睡著。 「姐夫,你覺得我漂亮麼?」小姨子嫵媚的看著我說。

粉色的燈光下,小姨子柔媚的身軀就這樣站立在我的面前。齊耳的短髮剛洗過,有點濕濕的,黑亮的眼睛閃著嫵媚,紅紅的嘴唇帶著笑意,本來雪白滑膩的頸脖,變成了粉粉的色澤,挺立的雙乳傲然的聳立著,細細的腰部之上是圓圓的肚臍,讓人有一種想親的感覺,光滑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黑亮細密的毛髮長在兩腿之間,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條細長的密縫,修長勻稱的雙腿,這一切似乎在勾引著我。

「嗯,…漂…亮」我吞咽著口水,也許是喝了酒口幹吧。

「那這樣呢」小姨子說完,站到了床上,把雪白的屁股對著我,彎下了細細的腰,慢慢的張開了修長的大腿。

刹那間,只感覺全身的血往下體湧去,陰莖完全直立起來。看著小姨子渾圓而雪白的屁股,中間是粉紅漂亮的小洞,旁邊的褶皺連起形成了菊花的形狀,我用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小姨子動了一下,口裏發出了「唔」的聲音。

我把頭慢慢的湊了過去,聞到了一股肉香,真的是香,有點熟悉,以前在老婆的身上也曾經聞到過,這就是姐妹吧。

這時,阿芳翻了個身平躺著。我們嚇了一跳,小姨子也慢慢的跪了下來,我輕輕的把她的屁股慢慢的拖到了面前。渾圓渾圓的臀部,粉紅色的菊花,還有在下面的透著細嫩肉色的細縫,由於大腿慢慢的張開,細縫也慢慢的在我的眼前打開了。一些蜜露已經開始滲了出來,大陰唇打開,左右兩邊的不一樣長,右邊偏長。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手抱著小姨子的大腿,嘴巴湊了上去,先是用張開大嘴包住整個陰部,舌頭也沒有閑著,不停地在撥弄著右邊的大陰唇,鼻子急促的呼吸,用鼻尖也摩擦著柔軟的菊花,一縷肥皂的香味進入了鼻腔。小姨子特意洗了啊,那怎麼能辜負她呢。

慢慢的,我把嘴巴向上轉移,親吻著菊花,用中指慢慢的深入到了陰道,花徑裏已滿是花液,黏黏的,向裏面摸索著,一層一層的褶皺擠壓著我。小姨子嘴巴也開始有些呻吟聲出來,但是極力把頭埋在被子上克制著,一隻手向後摸著我的頭,整個前半身壓在了被子上,只有臀部高高的翹起,輕輕地搖動著。粉紅色的燈光下,懷孕的姐姐平躺著在睡覺,妹妹翹著渾圓的屁股讓姐夫親吻著,客廳中響著嘖嘖的親吻聲,還伴隨著妹妹的哼唔聲,這樣一幅淫靡的畫面頃刻之間進入了我的腦海,讓我感覺陰莖已經完全充血了。我更加用力的親著菊花,甚至用牙齒咬著雪白滑嫩的屁股,指頭也在加快速的做著抽插運動。

「啊…,姐…夫…要…」小姨子有點喘息的說著。

「要什麼…,小姨子」我問。

「嗯,唔…唔…姐…夫…好…壞,小…姨…子…要…姐…夫…的…」小姨子上身癱在被子上,慢慢的轉頭說。

這時,阿芳有把身子側了一下,向著裏面。我停了下來,小姨子還在用手拿著我的手,我慢慢的把小姨子翻了個身,同時把外面的被子翻了起來,關了燈。

這樣沙發床的一邊就只有我和光著身子的小姨子了。

帶著淫亂氣息的我們相互摩擦著各自的身體,小姨子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衣服脫掉,讓我平躺著下了,自己俯身反向趴在了我的身上,開始用六九式的方式親吻著我的下體。雖然晚上在酒店已經做了一次口交,當小姨子的嘴巴再次含住我的陰莖的時候,我不自覺的又哆嗦了一下。溫熱的空腔,滑嫩的舌頭飛快的舔著我的龜頭、冠狀溝,不斷地上下套弄著,一隻手在摩挲著陰囊。我的嘴巴也再次親上了小姨子的陰部,舌頭不斷的在大陰唇和陰道口撥弄著,時不時的用舌頭頂著已經有點勃起的陰蒂。小姨子的陰道已經完全的濕潤了,慢慢的一些淫液開始滴到我的嘴裏,有點鹹鹹的感覺,不過味道很好。我的手使勁的揉捏著小姨子雪白的大屁股,另一個只手的拇指開始摩擦陰道口嫩嫩的肉,中指慢慢的摩挲著菊花,放了進去,這時小姨子也抖了幾下,大腿使勁夾著我的頭,嘴巴也用力吸著我的雞巴,感覺到很多淫水進入了我的嘴裏,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吞了下去。

「唔,…姐…夫…好…厲…害,小高…從來…不為…我做…這個」小姨子帶著高潮後的餘韻,回身趴在了我的身上,還在不斷的顫抖。

抱著火熱的胴體,胸膛感覺著兩個柔軟的大肉團,下體被夾在小姨子的兩腿之間,濕濕的感覺很是淫穢,兩隻手不自覺的放在了小姨子渾圓的大屁股上,還在使勁的揉捏。

「姐夫,小姨子…接下來…要讓你…舒服了」說完,夜色中,朦朦朧朧的看見小姨子慢慢的把身子坐起,提起屁股張開大腿,一隻手握著我的陰莖,大陰唇在我的龜頭上碰了一下,慢慢的把陰道口放在了我的雞巴上面,緩緩的坐下。

「姐…夫…好…好…大…龜…頭…好…大」說完,我的陰莖齊根沒入了已經是濕答答的淫洞。我們倆同時呼了一口氣,小姨子慢慢的左右動了幾下。狹窄的陰道包裹著我的雞巴,已經是濕膩的花徑在陰莖進去的時候,兩邊的褶皺的擠壓依然讓我感到小姨子的陰道特別緊湊,不知不覺,雞巴又硬了幾分。「唔…唔…姐…夫…姐…夫…我…的…好…姐…夫…要…要…動」小姨子輕輕呻吟著叫著,屁股不斷的搖擺著,兩隻手抓住我的手十指相扣,緊緊的握在一起,下體也緊緊的黏在一起,小姨子不滿足這樣慢慢的動著,於是開始抬起屁股,坐下,套弄著我的雞巴,速度逐漸加快,我也配合著向上不斷的聳動著,啪啪的聲音漸漸響起,還有小姨子的呻吟身,我的喘息聲,在整個客廳不斷迴響,淫靡的氣氛充滿著整個房間。

「唔…嗚…-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好…哥…哥,雞…巴,雞…巴,小穴…穴要,雞…巴在…插…小穴…穴,插小穴…穴」小姨子越來越淫蕩的輕聲叫著,保留著唯一的理智克制自己的聲音,怕把姐姐吵醒。

漸漸的,小姨子沒有力氣了,我起身抱著她,親吻著她的乳房,用牙齒輕咬著,滑膩的肉團讓我心中抑制不住的欲火高燃。我慢慢的抽出我的陰莖,上面已經沾滿了淫液,抱著小姨子,把被子打開,然後把枕頭床邊的放在被子上,讓小姨子上身趴在枕頭上。我下了床,站在床前,把小姨子的雙腿打開,慢慢的把龜頭放到了陰道口,摩挲著。

「要…哥哥…我…要,要…姐…夫…幹…小…姨…子…的…小…穴…穴,把…它…幹…爛…掉,幹…幹…死…我」已經完全沒有顧忌的小姨子無力的說,用手向後想抓住我的陰莖。我提起雞巴,慢慢的捅進了已經淫水氾濫的洞中,然後一隻手扶住小姨子的腰,另一隻手向前握住小姨子胸前滑膩的肉團,屁股不斷的前後聳動,陰莖在進進出出的用力抽插著。

「啊…啊…啊…啊,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姐…夫…幹…死…小…姨…子,幹…死…淫…婦…幹…死…我,幹…死…小… 穴…」小姨子帶著一點哭腔在抽泣著,也在呻吟著。黑暗的客廳裏,老婆的磨牙聲,小姨子帶著哭腔的呻吟聲,還有腹部撞擊渾圓雪白的大屁股的啪啪聲,我的喘息聲,奏出了一曲淫亂糜爛的淫穢樂章。

「頂…到…了——花…心,用…力,幹…死…我」就這樣抽插著,小姨子時不時的向後搖擺著大屁股,我則是用力向前頂著,雞巴仿佛接觸到了更細小的洞口,有時觸碰一下,小姨子便顫抖一下,嘴裏不知道在呻吟著什麼,我更加用力的抽插著,兩百來下之後,感覺要來了,這時小姨子的花徑也出了大量的淫液,陰道突然一緊,我的龜頭感到很大力的壓迫。 「要…來…了…哦,我…不…行…了」我急促的喘息著說,想把雞巴拿出來。

「我…也…來…了,姐…夫…要…射…在…裏…面,射…死…小…穴,」小姨子突然向後抱住我的大腿。我再也忍不住了,死死抱著小姨子,精關一松,滾燙的精液一突一突射在了小姨子的陰道中。刹那間,客廳只有我們的喘息聲,我慢慢的拔出雞巴,上面沾滿了淫液和精液的混合物,空氣中彌散著腥味,親了親小姨子的屁股,我也坐著了床上。

「謝…謝,姐夫,讓我來」小姨子慵懶的回過身,爬到我的身邊,開始用小嘴清理我的陰莖,用舌頭舔著,把淫液和精液吃了下去。我躺了下去,小姨子也合身躺到了我的臂彎,緊緊的抱著我,蓋上了被子。在黑夜中,隱隱看見小姨子的眼角有一滴水珠滑落,我也緊緊的抱著這個讓我快樂和喜歡的柔媚身軀,漸漸的睡著了。

「懶豬,起床了」阿芳熟悉的聲音響起,我睜開惺忪的雙眼,看著老婆有點嗔怒的表情,腦袋嗡的一下「該死,昨天的戰場都沒有打掃乾淨,完蛋了」。

「姐姐,姐夫肯定是昨天喝酒過了,不要怪他了,不過……,快起床,你這個懶豬姐夫」另一個聲音這時也響了起來。

「你還說,看你自己,什麼時候學會了裸睡了」老婆轉頭教訓著阿麗。

「嘻嘻,裸睡很舒服的,你下次可以試試哦」小姨子帶著作弄的表情笑著說。

「你還不起來出去,難道還想占我妹妹的便宜嘛,快走,快走」阿芳以命令的口吻說著。

「老婆,我何止看過啊,還吃過哦」心裏想著,發現自己完全像睡覺時一樣,穿好了的睡衣,也明白了,小姨子肯定已經打掃好了戰場,很是欣慰。

吃完早餐,我們一起把依和華送上了回家的火車,並約好什麼時候再見面後,又回到了家。本來想讓小姨子再住兩天和我們一起回去,但是小姨子還是很想回家,我們也沒有勉強,吃完中飯,我們一起送阿麗坐上了回家的汽車,目送著汽車的遠去,想著昨天的事情,如夢幻一場啊。

「真的?」我說。

「嗯,是真的,說是要給我們一個驚喜」老婆阿芳在電話那頭說。

哎,真是麻煩啊,剛開完會,老婆告訴我小姨子阿麗要回來過年了,還得去車站接人。小姨子前一年和小高註冊結婚去了美國做陪讀,自己也在申請學校,這次聽說老婆懷了準備結婚,嚷著要回來吃喜酒。老婆家有姊妹三個,而岳丈大人無論如何要一個男丁,在第四個上終於有了我的小舅子。按理說老婆家裏這麼多兒女,家境應該不是很好,但是岳母和岳父是實在人,憑著自己的努力和認真,做做生意,也算得上是中產,家中兒女倒也沒吃什麼苦,一個一個養的很是不錯,這個老三尤其漂亮,性格也很開朗,牙尖嘴利。和老婆剛開始談的時候,見過幾次,也吃了她不少苦,誰叫俺們做姐夫的要受欺負呢。

轉了一趟公交到了車站,看了一下大螢幕,早到了十分鐘,南方的天氣春節期間還是怪冷的,尤其是這個省會城市。我緊了緊衣服,跺了跺腳,想著晚上又要請客,很是想罵人。阿芳總是待人很熱情,不管是誰到省城來,包括親戚和朋友,總是要很好的招待,這不,一邊小姨子要來了,一邊還有阿芳同學和她的男朋友也在我的租的房子裏等著,一室一廳的房子,怎麼住下五個人呢?

「姐夫,等了很久吧!」一個短髮,上身穿著鵝黃色羽絨服,下身穿著牛仔短裙,一條黑色打底褲,一雙淺黃色滑雪靴的女孩,帶著冰冷而清新的香味突然沖到面前叫著。我鼻子不自覺的吸了一下,定睛一看,原來阿麗的長髮剪成了齊耳的短髮,氣質越發清冷,剛剛下車受到的寒氣使她的臉龐反而出現了淡淡的紅色,頸脖處露出了雪白滑膩的肌膚,鵝蛋臉上的兩顆寶石般的眼睛帶著笑意看著我。

「這邊的天氣怎麼這麼冷啊,就是沒有暖氣,老姐還好吧?她什麼時候放假啊,呵呵,知道是兒子還是女兒麼?呀,你怎麼穿這麼少的衣服,冷不冷」就這樣劈裏啪啦的說著,同時用力挽著我的胳膊,靠在我的身上。哎,從公司出來急了,以為不會很冷,也就沒有圍圍脖,手一直放在兜裏,也沒覺得冷,丫頭倒是大驚小怪。

「沒事,我都習慣了這邊的天氣了,上班嘛,穿的總不能太保暖了,不比你,隨便穿成大包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咦,小高呢?怎麼沒有看見啊?」我笑著說,手臂上感覺著軟軟的存在,挽的太緊了,小丫頭不知不覺把胸部蹭到了我的手臂。

「我才不是大包子呢?他呀,沒有時間,現在有項目和導師在做,沒辦法回來,反正我也不想他來,煩著呢。」說完,眼睛暗淡了下來,然後馬上又笑著說:「不說他了,聽說你把我老姐當成祖宗了,供起來了呀,還是姐夫會疼人,老姐果然沒有看錯人。要是……」看著小丫頭的神情,我心中有些明白,阿麗和小高都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可能在異國他鄉還是會有些許摩擦,阿麗堅持回來,一方面是姐妹情深,一方面也許是想散散心吧。出了車站,我們乘上公交,春節也許是太熱鬧的,上車就沒有座位,而且每一站還要上人,我心中不停的咒駡著該死的公交公司。不知不覺,我們倆就擠到了最後一排,剛好到了一個月臺的時候,空出了兩個座位,正在慶倖可以坐一下,結果一個孕婦也在旁邊,沒有辦法,這能讓孕婦先坐了。結果只有一個位置空著,於是讓阿麗坐,想不到小丫頭一直搖頭,由於剛才的位置算是我們讓出來的,位置上的孕婦建議阿麗坐在我的腿上,說是男女朋友有什麼害羞的。這麼說我有點臉紅,正想說明白,反倒是阿麗把我推到座位上,然後自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坐下來的瞬間,感覺到兩大團渾圓的軟軟的壓在了我的大腿上,很是舒服,阿麗還故意動了幾下,我也就裝著看窗外,極力克制自己。

車站離住的地方有點遠,路上也是走走停停,見站下客上客,有時候又不停的刹車,還是春節太熱鬧了呀。一次刹車的時候,阿麗兩隻手沒有抓穩,也就完全撲在了我的懷裏,一向開朗的阿麗也開始有點臉紅了。旁邊的孕婦又在說小夥子怎麼不抱著啊,等下撞頭了。這次我也就主動的把雙手抱住了阿麗的腰,小姨子的雙手也順勢抓住了我的雙手放在了她寬大的羽絨服裏,煞那間,我感覺心跳加快,熱血在上湧,想來此刻臉也一定紅了吧。這時阿麗的臀部也就完全的坐在了我的大腿根上,而且細軟的腰身緊靠著我的小腹部,原本還算爭氣的小弟弟這時偏偏又向上翹了一翹,觸碰到了一團的柔軟。仿佛有點感覺到了,小姨子動了動屁股。突然,一個急停車,該死的小弟弟慣性作用突進到了她的兩腿之間,這下我們都沒敢動。

一會兒,阿麗把身子向後歪了歪,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吐著芬芳的香氣,輕聲的在我耳邊說道:「姐夫,這幾個月好辛苦吧,謝謝你這麼照顧姐姐,我們都會好好感謝你的。」確實,生活上我把阿芳供了起來,哎,另外,實在沒有辦法,幾個月也憋得不行了,要不平常小弟弟很是聽話。這時,阿麗突然往後動了一下渾圓的屁股,並且把雙腳併攏。我只感覺小弟弟被擠壓很緊,又硬了一點,阿麗嘴巴張了張,發出了甜膩低低的聲音,這些呢喃聲我沒有完全聽清,卻隱隱約約聽到謝謝這幾個字。

公車還有幾站就到了,阿麗一直夾緊這雙腿,不斷的刹車,開車,我的小弟弟也不斷的受到軟軟的擠壓,感覺馬眼應該有些濕濕的。也許是前面堵車了,車子停了下來,這時,小姨子的右手抓住我的右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慢慢的摩挲,隔著打底褲,我依然感覺到了滑膩。我們都向車窗的方向側了側身,同時,我的右手一隻被柔軟的小手引導到大腿根部,雖然有些猶豫,但是肉肉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小姨子的另一隻手也慢慢的放到了自己的雙腿之間,剛好被衣服擋住。現在的姿勢是阿麗完全的靠在了我的身上,我用一隻手抱著她,而她自己的兩隻手都在大腿內側,其中一隻和我的手到了大腿的根部,還在繼續往上。她的臉上已經是佈滿紅暈,雙眼開始有點迷亂,呼吸也有點急促起來,而我則更是心跳加速。車子開始又動了起來,阿麗的左手順勢摸到了我的陰莖,食指和拇指形成一個半圓扣住了我的龜頭,很緊也很舒服,本來就被雙腿夾得很緊的陰莖,再加上又被手半握住,這讓我感覺好像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溫暖而狹窄的地方。另一支手,這時也從大腿根部向上遊走,不再需要引導了,我的手開始向上觸碰著兩團如新剝雞頭肉般滑膩的柔軟,沒有阻隔。「果然在國外呆過就是不一樣,連胸罩都不用帶」我想,兩個指頭夾住了已經有點立起的突起,手掌向上如珍寶般地托著圓圓的乳房,真是又滑又嫩,我輕輕的揉捏著,捨不得這香甜可口的美味。

車子繼續向前開著,我也在不斷的摩擦著,就這樣來回動了二三十下,我覺得快不行了,左手使勁的摟了一下阿麗細細的腰。小丫頭有點吃痛的叫了一下,圈住龜頭的指頭也使了一點勁,我也感到了疼痛,自己也就鬆懈了下來。

「對不起啊,姐夫」阿麗靠著我的肩膀,輕輕的說著。

「唔,沒事,謝謝你了」我也在她的耳朵邊輕言。

車站終於快到了,剛剛在車上發生的一切讓我感覺不是真的,希望路程永不結束,我也就不會鬆開這火熱的身體。馬上要下車了,我們飛快的整理了一下,下了車。出了公車站,向東走了一百米左右,過了一條馬路,再通過一條小巷子,到頭就到了我的住所。老婆已經下班了,和她的同學都已經在房間裏坐著聊天,另外一個小夥子看著電視,聽到了開門聲,他們都站了起來。小丫頭很興奮,撲到姐姐的懷裏,用手摸著我老婆的肚子,嘴裏嚷著又要做小姨了。「你輕點,我都站不住了,給你介紹你下,這是我的同學依,這是她的另一半華」阿芳說著,用手指了指她的同學和另外那個小夥子。

「這是我妹妹,阿麗,很調皮的」老婆同時也向他們介紹了小姨子阿麗。我是不用被介紹給他們了,這兩位已經在我家住了一個晚上,本來人家也打算要回家了,結果我好客的老婆非要他們再住一晚,說是要請他們去K歌,盡一下地主之誼,昨天晚上也就玩的很瘋(這算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本來今天也應該要走了,結果聽說阿麗要來,老婆也就以這個為藉口,讓他們再留了下來,說是依和華也在準備出國,可以相互交流一下。

「呀,小妹妹好漂亮啊,國外也很養人吧」依說著,拉著阿麗的手,滿含笑意的上下打量著小姨子「我這個妹妹可是家裏最漂亮的,皮膚又好,上小學就有小男孩追的」老婆笑著說。

「姐姐不要亂說了,依依姐才叫漂亮呢,皮膚好滑啊。」小丫頭還真是調皮,說著的同時用手摸了一下依的臉蛋。

沒曾想到阿麗真是這麼調皮,依臉上一下子紅了,雖然說不是男人的手,但是被一個小丫頭摸了臉,還是有點不自然。老婆馬上打圓場,說小丫頭調皮,這下你見識到了吧。依也就釋然了,沖我們笑了笑,點頭表示同意。

「我覺得還是快做媽媽的人才是最漂亮的,你們同意吧」華這個時候也開了腔,這小夥子還真是會捧人。我們也就一起笑了起來,老婆更是開心。

時間也快六點了,晚上阿麗已經定了酒店吃飯,我們也就一起出發。到了酒店,恰恰好,酒菜一起上桌,平常不會喝酒的我架不住阿麗的勸,喝了幾兩白酒,大家都很高興。一邊說笑,一邊聊著,依和華表示了對我們的感謝,也和麗談了出國的事,老婆也在旁邊時不時的笑著。八點鐘的時候,我感到酒勁來了,酸酸的氣直往外冒,肚子也開始不舒服,就藉口到衛生間去,包廂裏的廁所剛好壞了,只好到走廊盡頭的洗手間去。到了洗手間,扶著牆壁我開始吐了,真是不應該喝這麼多酒啊,現在頭也開始發暈。

「姐夫,沒事吧」一隻細細手臂輕輕的扶著我,原來老婆見我不對勁,讓小姨子跟著我出來,也就進了男洗手間,好在沒有人看見。

「沒事,就是多喝點就會這樣,你回去吧」我晃了晃頭說。

「老姐要我好好照看你,我是奉命來的,你好叫我回去啊」下丫頭有點撒嬌的嘟著嘴。

「可這是男廁,你一個女孩子,怎麼好意思」我含含糊糊的嘟嚷著。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說完,掏出紙巾把我的嘴擦了擦,沖了一下馬桶,讓我坐在了上面。

看著小姨子喝完酒後紅彤彤的臉龐,低著頭露出雪白的頸脖,胸前兩團高高的聳起,想著今天車上發生的事情,小弟弟又不由自主的向上翹了起來。哎,就真的能亂性啊,由於回家換了運動褲,這下高高的帳篷是完全掩飾不了。

「咣當」,聽著門聲,一個人嘟嘟嚷嚷走了進來,在放水。這下我們不好出去了。

小姨子,看著我身下的帳篷,眼神開始迷亂起來,把牛仔短裙向上一提,蹲在了我兩腿之間,同時右手握住了我的陰莖。另一隻手用指頭勾了勾要我把頭低過去,有話要說。

「姐夫,車上沒做完的是,我要補償你哦」小姨子輕輕的咬著我的耳朵說。

嗅著小姨子身上發出的誘人香味,摻雜著一絲迷亂的味道,我也開始身體發熱起來,兩隻手開始亂動。

「姐夫,不允許你動哦,這個遊戲完全是我來的,你乖乖坐著吧」輕輕說完,然後把我往後緩緩的推開,讓我靠著蓄水桶。

阿麗開始把頭慢慢的靠近我的下體,張開嘴巴把我的龜頭部分輕輕的咬住,並用舌頭頂了一下馬眼,雖然隔著幾層布料,我依然感覺到了無比的刺激,哆嗦了一下。小姨子的兩隻手,慢慢的把我運動褲向下脫去,同時放開了嘴巴。陰莖彈了出來,斜立的對著小姨子的小嘴,已經是青筋暴露,龜頭的馬眼也已經滲出了一絲透明的液體。

「小弟弟,不乖哦,姐姐要好好懲罰你哦」說著,用舌頭尖輕輕的舔了舔馬眼,然後收回,一絲黏液連著我的陰莖和小姨子的嘴巴。

「姐夫的味道很好哦,姐姐應該很喜歡吧,不像……」說完,鼻息急促的用小嘴含住了我的龜頭,小舌頭也在很熟練地繞著我的陰莖溝不停地旋轉,一隻手同時托著我的陰囊輕輕的撥弄。慢慢的,嘴巴開始向下吮吸著陰莖,舌頭也開始向下,直到陰莖底部。慢慢的小手摸著我的陰囊,指甲輕輕的刮擦,同時用小嘴含住半個陰囊,舌頭頂裏面圓圓的蛋蛋,一動一動的吸吮著,慢慢的舔吸到了另一邊,我的陰莖更硬了。然後,小姨子開始舔了回來,用嘴巴完全的吞沒了我的陰莖,用力吸著。我只感覺完全進入了溫熱潮濕的所在,一股吸力在侵蝕我的陰莖,也在侵蝕我的神經,非常舒服。她的舌頭在嘴巴裏不同的拍、舔,嘴唇也開始一上一下的動著,時而用力吮吸,時而牙齒輕咬。看著小姨子的腮幫時而隆起,時而憋了下去,感覺著自己的陰莖時而被吸緊,時而被輕咬,極大的快感中一絲絲的疼痛讓我開始輕輕的呻吟出來了。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像是做愛般的感覺,也許還要更好一些,不自覺的,我的雙手抱住了小姨子的頭,開始用力的把雞巴往裏送。小姨子配合著,也更用力的吮吸著我的陰莖。慢慢的感覺到龜頭頂到了更小的洞口,這難道是傳說中的深喉,我心中更是興奮,想著用力擠進去,小姨子似乎希望如此,雙手熟練地抱緊我的腰,拼命把頭向下埋去,而且加快了吞吐的頻率。我只感覺整個陰莖已經完全的被狹小的溫暖吞了進去,巨大的吸力使我掙脫不開。「阿麗,阿麗,你在哪?阿木,阿木,你還好吧」,聽著老婆熟悉的叫聲,看著小姨子有點瘋狂的套弄,腰間一松,再也遏制不住奔騰的精液,一下子全部釋放了出來,舒服的叫了一聲。

小姨子被這突然的精液嗆了一下,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就吞了下去,戀戀不捨得把嘴巴慢慢離開我的陰莖,嘴角的一絲白濁的液體,用舌頭舔了進去。

「唔,我吐了一點,上了一下廁所,馬上就出來,別讓你的同學等著了,你先回去陪他們吧」我大聲的叫著,希望老婆能夠聽見。

「好的,我在門口等一下你」阿芳回答。

我想把褲子穿上,小姨子用手阻止了我,用嘴巴和舌頭把我的陰莖完全的清理了一下,然後幫我提上了運動褲。我們站了起來,阿麗附在我的耳畔輕聲的說:「姐夫,不要被姐姐發現哦,這是我們的秘密」我打開廁所門出去,阿麗再次把門鎖住。我出了洗手間,看著老婆已經在門外等著,過去摟著她回了自己的包廂。

「你看見阿麗沒有,我讓她跟著你出去的?」老婆有點焦急地說。

「嗯,開始她扶著我的,後來我進了男廁,她就在外面等著,可能也方便去了吧。」我撒著謊。

「要不我們一起等等她」老婆建議。

那怎麼成,豈不是要露餡了,我拉著老婆往前走,勸說她阿麗這麼個大人難道還會丟啊。執拗不過我,老婆還是和我先回到了包廂,依和華還在坐著。

「怎麼這麼久啊,二十多分鐘哦,沒事吧,阿木」依問。

老婆馬上用我的藉口解釋了一下,我也沒有多說什麼,表示不能再喝了,否則晚上回不去了。說著,阿麗也回來了,看著我在使眼色。連忙解釋說等了我很久,結果也方便了一下,沒有聽見姐姐的叫聲,出來後在男廁叫了幾聲,沒有人答應,也就回來了。

老婆沒有多疑,打算等我回來就可以離開,我也就結了帳,一起打了車回到了家。都有些醉意,大家就準備睡覺,依和華明天還有很早的車,就不好再有什麼活動了。本來依和華打算在外面住賓館,但是阿芳說是好朋友肯定要住家的,沒有辦法,只能擠一擠了。依和華兩口子住我們的房間,而我和老婆、小姨子就住客廳,因為客廳的沙發床也大。其實我可以去外面住,但是小姨子說懷了孕的寶寶是不能離開爸爸的,這個藉口我倒是沒有聽過,老婆也就同意了,反正自己的妹妹,家裏人一起睡也沒什麼特別的,於是就這樣定了。

九點半鐘,依和華洗漱完後就熄了燈睡,老婆幫他們關了房門,客廳就剩下我們三個了。把沙發床整理好,開了空調,老婆也洗漱完了,穿著睡衣睡在了中間,可能是有點累了,沒說幾句話又開始打盹。小姨子在國外習慣要洗澡,沒有辦法,我叮囑好一切也鑽進了被窩,只開了一盞粉紅色的床頭燈,躺在了另一頭也開始睡覺。浴室的水聲嘩嘩的留著,也許是晚上釋放了一下,我也開始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姐夫,姐夫」小姨子用手輕輕的搖著我,我昏昏沈沈的睜開眼,淡淡的紅色燈光下,一具美妙的胴體展現在我的面前,一下了,我就醒了。

「你怎麼,還不睡覺,快穿起衣服,等下你姐姐看見了不好。」我急忙說。

「沒事,姐姐在磨牙呢,表示她已經睡得很熟了」小丫頭輕咬著我的耳朵說。

我看了看阿芳,老婆由於睡習慣了裏邊,本來睡在中間的結果自己擠到了裏面,頭朝裏邊磨牙,邊睡著。 「姐夫,你覺得我漂亮麼?」小姨子嫵媚的看著我說。

粉色的燈光下,小姨子柔媚的身軀就這樣站立在我的面前。齊耳的短髮剛洗過,有點濕濕的,黑亮的眼睛閃著嫵媚,紅紅的嘴唇帶著笑意,本來雪白滑膩的頸脖,變成了粉粉的色澤,挺立的雙乳傲然的聳立著,細細的腰部之上是圓圓的肚臍,讓人有一種想親的感覺,光滑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黑亮細密的毛髮長在兩腿之間,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條細長的密縫,修長勻稱的雙腿,這一切似乎在勾引著我。

「嗯,…漂…亮」我吞咽著口水,也許是喝了酒口幹吧。

「那這樣呢」小姨子說完,站到了床上,把雪白的屁股對著我,彎下了細細的腰,慢慢的張開了修長的大腿。

刹那間,只感覺全身的血往下體湧去,陰莖完全直立起來。看著小姨子渾圓而雪白的屁股,中間是粉紅漂亮的小洞,旁邊的褶皺連起形成了菊花的形狀,我用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小姨子動了一下,口裏發出了「唔」的聲音。

我把頭慢慢的湊了過去,聞到了一股肉香,真的是香,有點熟悉,以前在老婆的身上也曾經聞到過,這就是姐妹吧。

這時,阿芳翻了個身平躺著。我們嚇了一跳,小姨子也慢慢的跪了下來,我輕輕的把她的屁股慢慢的拖到了面前。渾圓渾圓的臀部,粉紅色的菊花,還有在下面的透著細嫩肉色的細縫,由於大腿慢慢的張開,細縫也慢慢的在我的眼前打開了。一些蜜露已經開始滲了出來,大陰唇打開,左右兩邊的不一樣長,右邊偏長。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手抱著小姨子的大腿,嘴巴湊了上去,先是用張開大嘴包住整個陰部,舌頭也沒有閑著,不停地在撥弄著右邊的大陰唇,鼻子急促的呼吸,用鼻尖也摩擦著柔軟的菊花,一縷肥皂的香味進入了鼻腔。小姨子特意洗了啊,那怎麼能辜負她呢。

慢慢的,我把嘴巴向上轉移,親吻著菊花,用中指慢慢的深入到了陰道,花徑裏已滿是花液,黏黏的,向裏面摸索著,一層一層的褶皺擠壓著我。小姨子嘴巴也開始有些呻吟聲出來,但是極力把頭埋在被子上克制著,一隻手向後摸著我的頭,整個前半身壓在了被子上,只有臀部高高的翹起,輕輕地搖動著。粉紅色的燈光下,懷孕的姐姐平躺著在睡覺,妹妹翹著渾圓的屁股讓姐夫親吻著,客廳中響著嘖嘖的親吻聲,還伴隨著妹妹的哼唔聲,這樣一幅淫靡的畫面頃刻之間進入了我的腦海,讓我感覺陰莖已經完全充血了。我更加用力的親著菊花,甚至用牙齒咬著雪白滑嫩的屁股,指頭也在加快速的做著抽插運動。

「啊…,姐…夫…要…」小姨子有點喘息的說著。

「要什麼…,小姨子」我問。

「嗯,唔…唔…姐…夫…好…壞,小…姨…子…要…姐…夫…的…」小姨子上身癱在被子上,慢慢的轉頭說。

這時,阿芳有把身子側了一下,向著裏面。我停了下來,小姨子還在用手拿著我的手,我慢慢的把小姨子翻了個身,同時把外面的被子翻了起來,關了燈。

這樣沙發床的一邊就只有我和光著身子的小姨子了。

帶著淫亂氣息的我們相互摩擦著各自的身體,小姨子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衣服脫掉,讓我平躺著下了,自己俯身反向趴在了我的身上,開始用六九式的方式親吻著我的下體。雖然晚上在酒店已經做了一次口交,當小姨子的嘴巴再次含住我的陰莖的時候,我不自覺的又哆嗦了一下。溫熱的空腔,滑嫩的舌頭飛快的舔著我的龜頭、冠狀溝,不斷地上下套弄著,一隻手在摩挲著陰囊。我的嘴巴也再次親上了小姨子的陰部,舌頭不斷的在大陰唇和陰道口撥弄著,時不時的用舌頭頂著已經有點勃起的陰蒂。小姨子的陰道已經完全的濕潤了,慢慢的一些淫液開始滴到我的嘴裏,有點鹹鹹的感覺,不過味道很好。我的手使勁的揉捏著小姨子雪白的大屁股,另一個只手的拇指開始摩擦陰道口嫩嫩的肉,中指慢慢的摩挲著菊花,放了進去,這時小姨子也抖了幾下,大腿使勁夾著我的頭,嘴巴也用力吸著我的雞巴,感覺到很多淫水進入了我的嘴裏,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吞了下去。

「唔,…姐…夫…好…厲…害,小高…從來…不為…我做…這個」小姨子帶著高潮後的餘韻,回身趴在了我的身上,還在不斷的顫抖。

抱著火熱的胴體,胸膛感覺著兩個柔軟的大肉團,下體被夾在小姨子的兩腿之間,濕濕的感覺很是淫穢,兩隻手不自覺的放在了小姨子渾圓的大屁股上,還在使勁的揉捏。

「姐夫,小姨子…接下來…要讓你…舒服了」說完,夜色中,朦朦朧朧的看見小姨子慢慢的把身子坐起,提起屁股張開大腿,一隻手握著我的陰莖,大陰唇在我的龜頭上碰了一下,慢慢的把陰道口放在了我的雞巴上面,緩緩的坐下。

「姐…夫…好…好…大…龜…頭…好…大」說完,我的陰莖齊根沒入了已經是濕答答的淫洞。我們倆同時呼了一口氣,小姨子慢慢的左右動了幾下。狹窄的陰道包裹著我的雞巴,已經是濕膩的花徑在陰莖進去的時候,兩邊的褶皺的擠壓依然讓我感到小姨子的陰道特別緊湊,不知不覺,雞巴又硬了幾分。「唔…唔…姐…夫…姐…夫…我…的…好…姐…夫…要…要…動」小姨子輕輕呻吟著叫著,屁股不斷的搖擺著,兩隻手抓住我的手十指相扣,緊緊的握在一起,下體也緊緊的黏在一起,小姨子不滿足這樣慢慢的動著,於是開始抬起屁股,坐下,套弄著我的雞巴,速度逐漸加快,我也配合著向上不斷的聳動著,啪啪的聲音漸漸響起,還有小姨子的呻吟身,我的喘息聲,在整個客廳不斷迴響,淫靡的氣氛充滿著整個房間。

「唔…嗚…-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好…哥…哥,雞…巴,雞…巴,小穴…穴要,雞…巴在…插…小穴…穴,插小穴…穴」小姨子越來越淫蕩的輕聲叫著,保留著唯一的理智克制自己的聲音,怕把姐姐吵醒。

漸漸的,小姨子沒有力氣了,我起身抱著她,親吻著她的乳房,用牙齒輕咬著,滑膩的肉團讓我心中抑制不住的欲火高燃。我慢慢的抽出我的陰莖,上面已經沾滿了淫液,抱著小姨子,把被子打開,然後把枕頭床邊的放在被子上,讓小姨子上身趴在枕頭上。我下了床,站在床前,把小姨子的雙腿打開,慢慢的把龜頭放到了陰道口,摩挲著。

「要…哥哥…我…要,要…姐…夫…幹…小…姨…子…的…小…穴…穴,把…它…幹…爛…掉,幹…幹…死…我」已經完全沒有顧忌的小姨子無力的說,用手向後想抓住我的陰莖。我提起雞巴,慢慢的捅進了已經淫水氾濫的洞中,然後一隻手扶住小姨子的腰,另一隻手向前握住小姨子胸前滑膩的肉團,屁股不斷的前後聳動,陰莖在進進出出的用力抽插著。

「啊…啊…啊…啊,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姐…夫…幹…死…小…姨…子,幹…死…淫…婦…幹…死…我,幹…死…小… 穴…」小姨子帶著一點哭腔在抽泣著,也在呻吟著。黑暗的客廳裏,老婆的磨牙聲,小姨子帶著哭腔的呻吟聲,還有腹部撞擊渾圓雪白的大屁股的啪啪聲,我的喘息聲,奏出了一曲淫亂糜爛的淫穢樂章。

「頂…到…了——花…心,用…力,幹…死…我」就這樣抽插著,小姨子時不時的向後搖擺著大屁股,我則是用力向前頂著,雞巴仿佛接觸到了更細小的洞口,有時觸碰一下,小姨子便顫抖一下,嘴裏不知道在呻吟著什麼,我更加用力的抽插著,兩百來下之後,感覺要來了,這時小姨子的花徑也出了大量的淫液,陰道突然一緊,我的龜頭感到很大力的壓迫。 「要…來…了…哦,我…不…行…了」我急促的喘息著說,想把雞巴拿出來。

「我…也…來…了,姐…夫…要…射…在…裏…面,射…死…小…穴,」小姨子突然向後抱住我的大腿。我再也忍不住了,死死抱著小姨子,精關一松,滾燙的精液一突一突射在了小姨子的陰道中。刹那間,客廳只有我們的喘息聲,我慢慢的拔出雞巴,上面沾滿了淫液和精液的混合物,空氣中彌散著腥味,親了親小姨子的屁股,我也坐著了床上。

「謝…謝,姐夫,讓我來」小姨子慵懶的回過身,爬到我的身邊,開始用小嘴清理我的陰莖,用舌頭舔著,把淫液和精液吃了下去。我躺了下去,小姨子也合身躺到了我的臂彎,緊緊的抱著我,蓋上了被子。在黑夜中,隱隱看見小姨子的眼角有一滴水珠滑落,我也緊緊的抱著這個讓我快樂和喜歡的柔媚身軀,漸漸的睡著了。

「懶豬,起床了」阿芳熟悉的聲音響起,我睜開惺忪的雙眼,看著老婆有點嗔怒的表情,腦袋嗡的一下「該死,昨天的戰場都沒有打掃乾淨,完蛋了」。

「姐姐,姐夫肯定是昨天喝酒過了,不要怪他了,不過……,快起床,你這個懶豬姐夫」另一個聲音這時也響了起來。

「你還說,看你自己,什麼時候學會了裸睡了」老婆轉頭教訓著阿麗。

「嘻嘻,裸睡很舒服的,你下次可以試試哦」小姨子帶著作弄的表情笑著說。

「你還不起來出去,難道還想占我妹妹的便宜嘛,快走,快走」阿芳以命令的口吻說著。

「老婆,我何止看過啊,還吃過哦」心裏想著,發現自己完全像睡覺時一樣,穿好了的睡衣,也明白了,小姨子肯定已經打掃好了戰場,很是欣慰。

吃完早餐,我們一起把依和華送上了回家的火車,並約好什麼時候再見面後,又回到了家。本來想讓小姨子再住兩天和我們一起回去,但是小姨子還是很想回家,我們也沒有勉強,吃完中飯,我們一起送阿麗坐上了回家的汽車,目送著汽車的遠去,想著昨天的事情,如夢幻一場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1-21更新.